8.31

0
46
梁錦祥:香港沒有房屋問題 只有著草移民問題

「緊急廣播,由於發生嚴重事故,本站將會關閉。」相信當晚在場的每一個車廂乘客,永世難忘這段「緊急廣播」。兩年前的那個晚上,太子站發生的「嚴重事故」,香港人怎會忘記。即使記憶開始模糊,今天也會有全副武裝、如臨大敵的防暴警察在太子站布防,提醒我們這個大日子。看來亦會有便衣警員監示乘客一舉一動,嚴防有市民「快閃悼念」。其實,最放不開這件事的,可能不是市民,而是當權者。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兩年前是網媒《米報》記者、現為灣仔區議員的梁柏堅昨日表示,今月初曾收到一封附有刀片的恐嚇信,警告他「831收聲保全家平安」。梁柏堅在8.31當天拍攝站內情況。想深一層,如要「保全家平安」,又何止要8.31收聲,應該餘生都收聲才對。只有死人才會真正收聲。這樣低B的恐嚇,又為傳媒提供素材,提醒讀者今天是8.31兩周年。在互聯網和區塊鏈年代,篡改歷史的真實圖像是癡心妄想。我也不用多費筆墨在當晚在站內的暴力襲擊事件。正如梁柏堅指出:「條片已經講唒一切,片裡面嘅人同事先至係主角,片裡面嘅武裝分子運用嘅武力是否合理、是否符合比例,我真係講多無謂。」
當晚的事發紀錄影片,當然不止在場記者拍攝下來的。最權威的應該是地鐵閉路電視全紀錄。當晚在現場被捕的教育大學學生梁耀霆二零一九年入稟高等法院,要求披露八月三十一日及九月一日太子站、荔枝角站的相關閉路電視片段。高院於翌年三月十八日頒令,地鐵須於七日內向梁耀霆交出片段。至五月三日,梁耀霆在臉書發帖稱,與律師檢視九十小時的錄影片段後,發覺紀錄不齊全,關鍵時段畫面出現:「影片遺失/沒有影片(VIDEO LOSS/NO VIDEO)」字眼。
地鐵的回覆是,8.31當晚多個車站受破壞,當中包括是次訴訟的車站閉路電視,其錄影功能因而損壞。問題是,地鐵應該一早知道閉路電視遭破壞,為何到梁耀霆及其代表律師發現關鍵時段紀錄消失了,才作解釋?更離奇的是,地鐵公關經理郭麗婷於五月十八日在旺角太子道西寓所燒炭吐血身亡。正如前面指出,只有死人才真正收聲。梁耀霆的訴訟亦不了了之…
攝影機這個東西很邪門,現代監控社會,滿街都是CCTV、車CAM,處處都是鏡頭,但偏偏在最重要的時刻,不是失靈,便是被破壞。周梓樂、陳彥霖兩位同學的遇害,即使召開了死因庭,最後過程的真相仍是無法還原。
最新一單是本月十八日,康文署兩名工友在西環修剪樹木時,吊臂突然折斷,工作台急墮,兩人一死一傷。女死者兒子劉先生昨日收到康文署通知,肇事車輛(吊臂車)後方的政府車輛行車紀錄已轉交警方,署方沒有備份。西區重案組則向死者家屬説,警方只有網上流傳的車CAM紀錄。至於家屬要求,政府車輛在意外當日的完整車CAM紀錄,警方指已被刪除。一個話冇備份,一個話删除唒,將責任推搪得一乾二淨。監控市民的錄影隨傳隨到,死亡事件的錄影卻無故失踪…
7.21、8.31,以至整個反修例運動的歷史都不會被忘記。在海外的港人有自由空間作公開紀念,今天在加拿大、英國及其他地方的城市均有集會。不過,最重要的是,在此處的港人永不放棄追查真相。
梁錦祥

The post 8.31 appeared first on 癲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