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四川色達警方點個讚

0
138
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

香港人能否成功自駕川藏游?問了上海公安和西藏的官員,都說沒有大問題。西藏歡迎香港同胞,不會限制香港人到西藏旅遊。誰知道,還沒進西藏,就在四川境內的色達縣遭遇了阻截。色達政府土政策,將外籍人士及台港澳同胞拒之門外,一律不得進入色達縣。過去,只聽說過上海租界掛出華人與狗不得入內的牌子,很少聽說中國人不能進入中國領土的。經過協商,當地警方酌情處理,為我開了一扇小窗。雖然沒有了卻心愿,但也少了很多麻煩。

還沒有進藏就遇到麻煩

興致勃勃加入了好朋友「川藏青甘自駕大環遊」,竟然對可能出現的高山反應毫不畏懼,這可能是這個年齡做出的最大膽的決定。我們約定,5月10從四川成都出發,一路向西。

我持有港澳居民來往內地通行證,俗稱「回鄉證」,作為在內地旅行的身份證明。雖然,香港實行一國兩制,有境內外之分,但回歸已經24年了,去年又有國安法作保障,內地對香港人的限制逐漸放開了。即便這樣,我還是有些擔憂,手持的回鄉證進西藏時會否身份敏感。

2005年曾應港澳辦之邀前往西藏,采寫青藏鐵路的建設貫通,當時手持回鄉證一路順暢,但畢竟此一時彼一時。為保險起見,我還是特地去上海的居住地派出所詢問,派出所辦證的工作人員告知,最好是申請香港居民內地身份證,可以享有內地居民同等待遇,首次辦理還是免費的。

我當場拍了照片,所有手續齊全,唯一遺憾的是,必須提供的房屋產權證明文本在香港,不能適時辦理。為防萬一,我申請辦理了出入西藏的邊防證。此證西藏全境通用,絕對不怕沿途受阻。

第一天旅程就愉快的從成都直入巴朗山,在海拔3200米處入住,艱難的熬過了高山反應的第一夜。接下來的行程是去色達縣。

旅行者要去四川色達的理由大多只有一條,期待前往色達五明佛學院,一睹這個規模宏大的佛家聖地,另外還有極具藏地文化特色的「天葬」。不過,在途經阿霸觀音橋鎮時,就聽說色達五明佛學院不對外開放,如果屬實,途經色達再往德格則功虧一簣。

在阿壩州馬爾康,有幸見到了好朋友索朗丹增喇嘛。試着請丹增喇嘛打聽一下,是否可以請熟悉的喇嘛帶進去。

索朗丹增喇嘛在色達五明佛學院有朋友。第二天,我們在路途中就有回應了。說在進入色達市區前的翁達鎮,公安設有關卡,要檢查證件。「如果你可以通過這道關卡,再聯繫。」

話沒有說死,卻又似乎知道有難度。但我對進入色達縣還是信心滿滿,西藏的邊防證都開了,中國境內沒聽說比西藏管的更嚴的。

沿317國道往西,再轉省道往色達方向。不久,前面的車輛紛紛停下,翁達鎮檢查站就設在翁達鎮派出所門口。想不到的是,我在這兒遭遇了麻煩。

翁達鎮檢查站

政府關上門公安開了扇窗

所有到達檢查站前的車輛,必須停車下人。所有人拿出身份證去機器前刷一下,輸入數據。我知道,「回鄉證」與這個系統是不兼容的。我拿着證件,老老實實走到小房窗口前。裡面坐着二位,一位女性,穿着白大褂,那是檢疫的。另一位是年輕警官,我向他說明香港身份。他馬上回答,按規定,你不能進入色達。

我問為什麼?他回答是政策規定,並告知,可以繞道去你們的下一站。

我還是不依不繞,詢問這是誰的政策,相信中央沒有這樣的政策,地方上為什麼要對香港人另搞一套?警官告訴我,縣裡的政策,或許是省里的政策。

我說,你要清楚告訴我,這是誰制定的政策,我要投訴,中國在全面啟動內循環,色達卻在搞內封閉。而且,你們也沒有通過適當的管道公告,等香港居民到了當地才被告知不能入內,政策明顯不透明、不公平。後來我知道,這位編號117300的警官姓曲。

曲警官告訴我,你有投訴的權利,並已經開啟全程錄像,所有對話會被錄像。其實,對我來說錄不錄像不會有多大關係,我又不會和他吵架。

再說,我明確表示,不是對警官的執法有意見,你們只是執行者,我是對制定政策的有意見,希望可以糾正。「而作為執法人員,請您告訴我,可以去哪裡反映情況。」

曲警官登記完數據,非常和善、理性的對我說,你跟我來,我上面還有領導,帶你去見所長。

跟着曲警官來到了公路對面的翁達鎮公安派出所,到二樓的所長室,余所長正在辦公室。

聽了曲警官的介紹,余所長請我坐下,他強調,政府限制外來人進入五明佛學院,包括屬於當地殯葬業的天葬。色達曾經對香港居民開放過,目前的限制措施是暫時的,長遠終會開放。似乎為了安撫,他還說,如果紀先生辦理了香港居民內地身份證,我們就可以放行了,這是目前的政策。余所長在他的職責範圍,把政策交待的非常清楚。

我並不想馬上放棄。接上余所長的話,我說,政府的措施是暫時的,但對我來說,或許就是長久的,山重水遠來一次色達不容易;再說,我到色達可以不去佛學院,我受邀色達東嚘寺讓日仁波切,其弟子卓登喇嘛正在等我消息,也被你們無理的拒絕了;其三,我具備所有辦理內地身份證的條件,也有上海當地派出所開出的邊防證;其四,這次如果遺憾的要往後繞過色達去下一站,我也不會放棄提出要求,不為我自己,要為以後想到色達的香港居民及所有境外人士維權。

聽我講了這番話,余所長查看了我提供的所有證件後說,你等一等。他接通電話,轉身出門。

我對還在場的曲警官表示感謝,因為他沒有簡單照章行事,粗暴拒絕,讓我進色達有了申辯的機會。曲警官表示,以往也遇到類似情況,大多數人會責罵執法者,有人甚至指着他的腦門責怪。「今天,我們雙方理性協商,即使不能解決問題,大家都盡力了。」

十多分鐘過去了,曲警官正想離開繼續他的執勤。余所長推門進來,他很嚴肅的要求曲警官打開錄像,表示有幾個問題要我回答。包括:本人及親屬有沒有在香港參加「占中」?這些年有沒有反黨反國家的言行?如果有,色達是不歡迎的!

雖然,我主觀上以為,我只是一個旅行者,不帶有任何政治色彩,但配合警方也責無旁貸。在實事求是給出讓余警官放心的回答後,余警官告訴我,可以讓我進入色達,條件是不能去五明佛學院。到達酒店後,還需要向李警官報告方位。

我願意配合,也只能配合,否則,我的同行朋友都要打道回府。同時,我對曲警官及余所長專業、人性的處理方式表示極大的敬意。一個縣級市屬下的地方派出所民警有這樣良好的素質,着實讓我意想不到。如果他們堅持不放行,一點錯都沒有,但他們是負責任的,理性思維的。

五明佛學院背後有故事

高高興興離開檢查站,我們還是想去看看佛學院到底什麼狀況。來到佛學院,門口的招牌不見了,門牌內側有人看着,不會隨便放人入內。這時有人走近,表示可以帶進佛學院,每人收費300元人民幣,看天葬也可以,每人收費200。

本來,進入五明佛學院根本不需要門票。雖然這裡是佛學院,但實質上雲集了僧人、朝聖者、當地居民以及遊客等,是一個小社區了。政府限制了外來遊客,卻滋生了地下收費行業,禁止外來者入內的禁令則成為一張廢紙。

到了酒店,我給李警官打了電話,並在酒店作了登記後來到房間。十分鐘後,酒店服務員敲門,說警察來了,需要我的證件再登記。

我跟着一起下樓,看到二位警官及二位全幅武裝的警員,很大陣仗。其中一位警官是女性。因為通過電話,我猜想就是李警官了。

李警官所屬色達縣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大隊,另一位警官是她的上司。李警官告訴我,因為回鄉證的登記系統與內地市民不同,怕酒店不熟悉,特地上門協助。看着兩位警官在教酒店老闆如何登記,我感嘆:色達的警官真好!

李警官再三叮囑,不能去佛學院,我又一次做了保證。但我告訴警官,很多人有自己的管道進去,你們的政策根本無效。警官笑笑,政策就是這樣,但不在他們控制的範圍。

色達縣城

色達縣城

進色達縣城,我就有冷冷清清的感覺,街上沒什麼人,入住的聖地蓮花大酒店幾乎沒有客人。不到人民200元的房價,以前高峰時800元。很顯然,色達旅遊業受挫中。

色達縣海拔接近4000米,資源有限,色達近年脫貧最大的功績非屬旅業。而其中,無數旅遊人所嚮往的世界上規模最大的五明佛學院,所呈現的那一望無際的紅房子、淳厚的民風、傳統的風俗習慣是主要吸引遊客之地。

不過,在街上看到,由色達縣文化廣播電視和旅遊局在去年9月貼出的公告卻稱:色達五明佛學院、色達喇榮寺、洛着天葬台均不是景區景點,政府未將三處場所作為景區景點向遊客推介。明確告訴大家,不建議遊客去上述地方,實質上根本就是不允許!大多數人都相信,如今,色達遊客大量減少很大程度上與之有關。

五明佛學院前身為喇榮寺五明佛學院。據記載,1985年5月,形成喇榮學經點,至1993年,學經點學員增加至2000多人,經師54人。1997年,成立喇榮寺五明佛學院。上世紀90年代末,學院規模逐漸擴大、人員數量急劇增長,地質、消防、衛生、治安等隱患很大。

另有說法,五明佛學院雲集大量宗教界人才,影響越來越大,這是當局深感頭痛的。所以採取措施,不惜以犧牲旅遊為代價,限制其發展,遏止其影響力。但最終收效如何?見仁見智。

五明佛學院(圖片來自網絡)

有一點是肯定的,此舉重挫色達縣重要支柱產業的旅遊業,也讓不知所以的香港人無故受累。

但無論如何,我都要為色達的余所長、曲警官、李警官以及她的領導點讚,當政府閉關鎖門,他們卻為一個素不相識的香港開了一扇小窗戶。

The post 為四川色達警方點個讚 first appeared on 超訊國際傳媒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