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會理事候選人遭恐嚇 香港專業中產加速逃亡

0
53
梁錦祥:香港沒有房屋問題 只有著草移民問題

翻看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半世紀前的照片,原來與當時世界其他大城市無異,男女從容合照,衣著時尚,西方文化大行其道。今天的喀布爾是人間地獄,奉行原教旨主義,婦女無男性親屬陪同下,不得離開家園,外出時必須穿着罩袍,男的盡是是武裝分子裝束,手執AK-47步槍,兇神惡殺。半世紀前的黑白照片,攝影技術原始,但記錄的內容是文明;半世紀後的彩色片段,電腦技術先進,但記錄的內容是野蠻。西方自由派歷史觀,認為人類文明是持續的進步,邁向自由、和平,這種理論經不起實證考驗,徹底破產。文明進步並非必然,倒退回到黑暗時代不但時有發生,而且速度可以極快。經歷了數十年的戰亂、共產主義、伊斯蘭極端主義的蹂躪,阿富汗原有的中產專業人士都跑光了,剩下的只是文盲、農民、軍閥、教士,文明社會的脊樑崩潰,阿富汗永不可能回復昔日的黃金歲月。香港會出現類似的悲劇嗎?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香港律師會明天(八月二十四日)舉行周年大會,理事改選,其中一名候選人、律師會會員羅彰南(JONATHAN ROSS)上周六(二十一日)宣布,因個人及家人受到恐嚇,決定退選。明日的選舉有十一名候選人角逐五個理事席位。據説,十一名候選人中有五名屬「專業派」,其餘六人至少有四人被認為是「開明派」,而羅彰南是其中一人。他沒有透露受到甚麼恐嚇,但説:「我們引以為榮的律師會的選舉淪落到目前的情況,對於香港來説,是可恥和可悲的。」像律師會這樣的專業團體,以往選舉有沒有參選人受到不明壓力,恕我犬儒,不會純情到相信從沒有發生過。但像今次這樣粗糙、明目張膽,卻肯定是第一次。而現任律師會會長彭韻僖的反應是異乎尋常的「冷靜」,表示接獲一名理事會候選人通知,收到與他退出選舉有關的恐嚇,會方已向警方報案,律師會認真看待恐嚇的指控。這位彭會長連強烈譴責律師會選舉遭非法干擾都慳返。
用「專業派」、「開明派」去標韱候選人是誤導公衆。當權者早就針對有關選舉作警告:若律師會被政治凌駕法律專業,「特區政府亦同樣會考慮與其終止關係」。這是明目張膽叫律師會成員不要投像羅彰南這類候選人。用得上「專業派」這個名字,起碼應該懂得維護本行的專業自主、尊嚴,不會默默接受當權者的施壓。有朝一日,香港律師資格由國安機構審查、批准,所謂「專業派」又是否照單全收?
從技術層面後,律師會選舉沒有退選機制,羅彰南若當選,或許會辭職,再舉行補選,或任由席位出缺。不過,這並非事情的重點。重點是,香港好幾個重要專業組織,如律師會、大律師公會、醫務委員會、會計師公會等全部是由有關團體自行發牌、監管業內人士。政治清算殺到,當權者要審查社會上各關鍵位置業者的政治立場,教師首當其衝,跟著是律師,稍後是醫生,然後是所有專業。這正正是「政治凌駕專業」,最後結果是專業資格審批不是看專業水平,而是看向當權者靠攏的程度。
我不會預測律師會理事選舉結果。香港專業人士大逃亡已經開始了,而且會繼續惡化。一個文明社會的崩潰正在我們眼前出現。
梁錦祥

The post 律師會理事候選人遭恐嚇 香港專業中產加速逃亡 appeared first on 癲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