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外國制裁法》與香港金融危機

0
160
梁錦祥:香港沒有房屋問題 只有著草移民問題

中國人大常委會會議今日(八月二十日)閉幕。人大常委譚耀宗事前吹風,會議閉幕時會通過草案,將審議《反外國制裁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熟悉「國情」的朋友都知道,審議是行禮如儀,所有事情皆有定稿。赤媒《香港01》引述消息人士稱,有關立法宜簡不宜細,若條件訂得太仔細,會令香港在執行時無迴旋空間,最好是備而不用。這個説法聽落幾温和,但實情並非如此。香港執行《反外國制裁法》時有幾辣,要視乎未來一段時間,西方國家與中國的矛盾是惡化還是緩和,其中有兩件事情起決定作用:一)孟晚舟引渡案判決;二)預計本月底,美國情報機關向拜登總統呈交的的武漢肺炎病毒溯源執告出爐。可以預見,兩件事的結果都會對中國不利。《反外國制裁法》在香港實施,對本地外資銀行衝撃最大,若它們最後要選擇全面撤離香港,一場金融危機勢將爆發。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先談孟晚舟案。最新消息是,引渡案在加拿大的審訊結束,未有即時宣判,加拿大卑詩省最高法院法官霍姆斯表示,會在十月二十一日公布裁決日期。中國外交部昨日要求加方在孟晚舟事件上拿出「獨立自主勇氣」。有趣的是,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突然宣布提前九月二十日大選。杜魯多的如意算盤是,趁現在疫情大致受控,加拿大經濟開始復甦,賭一鋪自由黨會在國會選舉中取得優勢(近日民調正顯示此趨勢)。如意算盤打得響的話,有爭議的刺激經濟撥款計劃可通過之餘,亦可趁機委任新的司法部長。假如法院批准引渡孟晚舟去美國,引渡的最終決定權仍須由司法部長批准。大選過後,引渡案才有結果,無論孟是否被引渡,都減輕了對杜魯多的政治壓力。
不過,對中國與西方國家關係影響最大的,還是武漢肺炎病毒溯源報告,皆因這份報告將會是國際索償的法理基礎。世衛專家近期改變口風,將注意力集中在武漢生物安全實驗室洩漏病毒的可能性上。美國情報機關的報告未必能一口咬定武漢實驗室犯錯,但卻起碼可以質疑中國拒絕交出瘟疫爆發初期的原始數據,從後者論證中國隱瞞疫情,導致美國及其他國家未能及早預防。拜登在阿富汗問題上踫了一鼻子灰,若再對華軟弱,只會為共和黨提供更多彈藥,在明年底國會中期選舉壓倒民主黨。
美中經濟全面脱鈎勢在必行。中國概念股近日被美國大投資公司洗倉、香港恆生指數跌穿二萬六等,都是股市對脱鈎的即時反應。股市對一般市民的影響不及銀行和金融體系。「反外國制裁法」實施,外資,特別是美資銀行變成磨心,順得哥情失嫂意,可能要在遵守美國制裁和中國反制裁中歸邊。可以預見,歸邊過程會帶來香港金融體系的動盪。值得留意的是,曾在九七年狙擊港元的索羅斯,上周五(十三日)在美國《華爾街日報》撰寫長文,指習近平是「目前全世界最危險的敵人」。索羅斯在政治問題上素來敢言,但九十一歲的他,花精力去攻擊中國領導人,恐怕動機又不是純政治討論那麼簡單。可以預見,若日後再有狙擊港元行動,力度一定遠較九七年那一次兇猛。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

The post 《反外國制裁法》與香港金融危機 appeared first on 癲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