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工不同酬、疫情下照返六日否則扣薪 學生聯署反對中大外判清潔服務 | 惟工新聞 | WKNews

0
126
同工不同酬、疫情下照返六日否則扣薪 學生聯署反對中大外判清潔服務 | 惟工新聞 | WKNews

【惟工新聞】中大基層關注組上周揭露校方外判清潔工服務,並發起公開聯署反對外判。聯署內容顯示,中文大學去年(2019年)繞過員生監察將校內廁所清潔外判,由明生專業清潔及管家服務有限公司聘請五名外判工人,其中一人為司機、四人為清潔工。清潔工自去年九月至今年六月間,負責校內六座大樓廁所及部分露天空間的清潔服務,當中二人為全職聘用,二人以炒散形式聘用,按日計薪。

雖然中文大學設有「外判事宜監察委員會」,讓員工、學生及工會審批及監察外判合約,但大學校方繞過委員會。據悉,校方以「外判合約期少於12個月,無須得到委員會事先通過」的豁免理由繞過委員會,無視外判方案準則上寫明清潔及保安服務是「應該集中監察的高風險外判項目」。中大校方曾在2003年時承諾「恆常物業管理服務永不外判」,但現時正考慮保留或擴大廁所清潔服務的外判規模,並將在4月27日與外判監察委員會開會商討。

外判清潔工時薪低於直聘員工 疫情其間維持六天工作否則扣錢

多年來,中文大學校園清潔服務均由校方直接管理,大學公共設施的清潔有物業管理處(EMO)直接聘請工人,而宿舍清潔服務則由書院處理。中大職工除了享有固定薪級表及加薪機制,亦可使用大學醫療福利和校園設施。其他大專院校則已悉數外判清潔服務(理大的「校園設施管理有限公司」雖由校方全權擁有,但近年已陸續將清潔服務外判),大部分院校清潔工友在2015年調查時月薪只有八、九千元。

據中大基層關注組成員調查所得,是次外判清潔服務商共僱用5人,其中1人是司機,4人是清潔工(兩人全職,兩人炒散)。兩名全職廁所清潔工須兼顧至少6個分散各座建築物的廁所,兩名炒散工友的清潔地點為偏遠的醫學大樓和研究生宿舍。由於廁所清潔的牽涉範圍相當廣闊,工友需要乘車往返不同地點清潔。

外判全職工友的薪金約為$13,000,單以月薪比較,工資比EMO清潔工入職點更高。不過假如將此換算成時薪則發現並非如此。現時,中大直聘清潔工入職月薪是$11900,每週工作5天,總工時45小時。以每天工時9小時,一個月工作22日計,工友時薪約$60.1。有些EMO工友每週工作48小時,入職月薪為$12614,以每日工作9.6小時、一個月工作22日計,工友時薪約$59.7。 

不過,全職外判工月薪$13000,每天工作9.5小時、每月工作26日,時薪只得$52.6。即便假設全職外判工月薪是$14000,時薪也只得$56.7。炒散外判工友則是每日約500元,以9.5工時計算,時薪約$52.6。可見大學校方藉外判清潔服務,既削減工人工資,提高工時,亦在工人間造成同工不同酬的問題。

基層關注組同學亦從EMO得知,考慮到社交距離及避免員工聚集的因素,疫情其間直聘工友每星期只須工作2天,月薪不變。不過,外判工友則仍須工作六天,否則會被公司扣錢。同時,所有外判工友均不會享有中大醫療福利,以及直聘工友每月2-4日病假的福利。外判清潔工友已成為疫情其間大學校園內最缺乏保護的一群。

校方指人手短缺 學生:應檢討短缺原因

中大基層關注組表示,去年要求校方交代外判廁所清潔服務原因時,對方表示是因為校園須清潔範圍日漸擴大,而部分職位出現人手短缺,「令其他同事分擔不少額外工作量」。校方並表示,外判是「萬不得已且暫時做法」,並會繼續招聘直聘員工,請到人便會減少外判。

中文大學官方數字顯示,保安員、清潔工人、辦公室助理等屬「職工」級別的員工比例由2013年開始逐年下跌,由1174人跌至2019年的1129人。在新學制學生人數增加,所須人手相應提升的情況下,職工數目佔整體員工比例有下跌跡象。這與校方所言人手不足的現象吻合,不過基層關注組認為校方須檢討有關職位人手不足的原因,而非靠外判解決問題。關注組日前公布調查結果,發現人手問題是校內庶務組勞動待遇及管理方式有問題所致。

報告顯示,EMO部門聘請職工往往採用比同校其他部門更低的起薪點,每年加薪幅度亦較低,月薪介乎$11900及$15575之間,即使每週加班三小時,工資仍比其他部門同一工種低。EMO部門清潔工更要輪班及於假期及颱風期間工作。基層關注組認為這是該部門長期難以聘請正式員工,以及員工流失到其他部門的原因之一。

其次,招聘困難亦可能與招聘方式有關。現時中大招聘的重要途徑是人事處網站,但工友未必知道該網頁,也有工友反映不懂如何操作電腦。

另一方面,管理安排失當亦使直聘部門的員工出現持續流失。上述報告顯示,雖然部門清潔工有輪替制度,但由於清潔廁所人手持續短缺,無法實行輪替,部分工友(尤其是新入職職工)需要長期擔任清潔廁所的厭惡性工作。加上替更制度欠奉,員工請假就代表其他同事要透過增長工時完成工作。升遷制度中的績效評分制度標準亦模糊,員工要由合約轉長工有相當大困難,導致員工流失率高。

基層關注組認為,待遇惡劣是校內職工連年流失,以及求職率低的原因。上述導致正式員工人手長期短缺的問題,本能夠透過調整招聘制度、改善整體薪酬架構及管理方式解決。批出外判合約並非「萬不得已」,只是在不改變固有問題的情況下的處理方法,而不改變上述制度問題,校方將會因此有條件將外判的「暫時做法」變為長期措施。

工會發起聯署呼籲 要求校方停止外判

目前,中文大學員工總會現正聯同中大基層關注組發起聯署行動,對校方提出六大訴求,包括停止清潔工外判並將現有外判工改為直聘、詳細解釋人手不足原因、檢討廁所清潔工待遇、提高外判招標透明度以及提高外判監察委員會權力等等。中大職員、學生及校友皆可參加聯署。

員工總會指出,自三三四學制改制後,中文大學校園便大幅擴張,宿舍及教學樓愈來愈多,而且地點偏遠。同時,工會認為校方對EMO提供的管理開支並未有相應提升,管理部門因此沒有與時並進,調整清潔的人手安排,令一些新建的教學樓清潔人手長期不足。

員工總會主席Ann表示,除了取消外判,現階段校方起碼應該停止以月薪較差的二級校役職級來聘請清潔工,而是劃一以薪級較高的二級工人職級來聘請,讓整體員工均一同受惠。

 

聯署網址:https://forms.gle/JGnzYq3Ed3AunYuw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