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錦祥:北京點名剷除教協 專業階層人人自危

0
136
梁錦祥:香港沒有房屋問題 只有著草移民問題

奧運比賽令港人看得如癡如醉,區區二千元的消費券又重燃市民消費意欲,市面好像回復昔日的繁榮。在這短暫的「歡樂時刻」,有誰會再深究上周六(七月三十一日),兩個中共媒體新華社及《人民日報》發表殺氣騰騰的文革式批鬥評論,點名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煽暴搗亂」,屬須剷除的「毒瘤」,是否預示另一波的大型清算運動,甚至拘捕,即將來臨?今天説教協是「毒瘤」,明天記協就是「癌細胞」,後天大律師公會就是「毒瘡」…香港專業團體將無一倖免。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教協成立於一九七三年,至今近半世紀,會員近十萬人,為全港最龐大的教師工會,亦是本港最大型的單一行業工會。回顧二零一九年中的反修例抗爭,數以百萬計市民參與,專業人士及團體自然捲入,教協的立場與絕大部份專業團體都是同樣温和,屬「和理非」類別,而且表明反對「港獨」。不過,面對文革2.0,這些「安全措施」收效不大,「煽暴」的帽子照樣扣上。北京認定香港學生和年輕人是反抗運動的主體,教師是他們背後的「思想指導」,因此「正本清源」,就是要清洗教育界。幾家大學針對學生會的鎮壓行動是前奏,主調是對中、小學、幼稚園教師進行「人人過關」式的政治審查。即使有了港區《國安法》,審查工作的進度也嫌太慢,因為有教協這樣的工會組織阻頭阻勢,因此必須剷除。
新華社及《人民日報》上周六重砲出擊,香港教育局如夢初醒,立即宣布全面終止與教協的工作關係,不再視該組織為教育團體,並指教協積極參與「民陣」及「支聯會」,本質上與政治團體無異。這此「莫須有」的指控當然為識者所恥笑。網民立即上載777在二零一八年出席教協四十五周年會慶,作為「主禮嘉賓」的照片。昨日(八月一日),記者問777「點解對教協態度唔同晒」,完全得不到回應。奴才的奴才當然是聽命行事,但主子突然發難,奴才的奴才收料慢半拍,未及事先做定與教協切割的輿論準備工作。
反而是教協對風聲略有所聞,六月底已退出支聯會。但正如我不斷強調,面對文革2.0,這些安全措施沒有用,「莫須有」的指控是:「教協偏離教育,與民陣及支聯會有錯綜複雜的人員及資金勾連…」。這個指控令我想起,司徒華同時是教協、支聯會、民主黨三個對香港過去半世紀有深遠影響的團體的創辦人。有了華叔這個基礎,組織之間人員「勾連」又有甚麼奇怪。我又想,如果華叔今天仍健在的話,面對這場政治風暴,會有何對策?他會像一九七八年金禧事件那樣,發動大型羣衆示威嗎?對此,我沒有任何浪漫的幻想,皆因華叔當年的對手是講一點法治的港英,今天的教協根本不是中共的對手,頂多是發一兩份極其温和的聲明,或者多少教師準備離職的調查報告。假若華叔今天仍在的話,他是會入獄的。
整件事最大的啟示不是教協,而是被視為「動亂」根源的其他香港專業,例如記者、律師、醫護、社工…。港英時代留下來的專業發牌、註册制度,看來將有天翻地覆的改變,可能有關專業資格日後全部由國安處審批。
專業人士是較有能力移民的一羣。聽説,上月香港浄離境人數是三萬七千多人。不知當中有多少是教師、醫生、律師?

梁錦祥

The post 梁錦祥:北京點名剷除教協 專業階層人人自危 appeared first on 癲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