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享受了一次退稅 | 超訊國際傳媒集團

0
100
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

疫情中從香港來到上,在內地生活了幾個月,有一天竟然接到了黃浦區稅務局的來電,電話通知可以去稅務局辦理退稅。一直以來都覺得稅務部門是衙門,不收你的錢算客氣,一個香港人怎麼還可以退稅呢?結果,去辦理退稅還真的被告知:不能退稅!但最後,幾經曲折後,又退了稅。

6月初,剛剛從西藏旅遊返回,有一天接到電話,這個電話已經是第二次打來了。前一次,見是陌生電話,沒有在意。

電話中,一位女性稚嫩的聲音,尋問我的姓名後,告訴我,去年在上海社科院一次講課收入可以退稅。這讓我感到新奇,上海稅務工作竟然做的這麼細,單筆收入的交稅核算如此清晰,且還查核到了本人,電話聯絡上了。

科技發達,原本退稅可以在手機程式稅務APP上操作,考慮到我的港澳通行證,那位女性建議我去黃浦區稅務大廳辦理。

這一通電話,讓我對上海政府的服務水準大為讚賞。雖然和香港比較還有差距。香港是誠信社會,報稅是公民的自覺行為,支付的一方不會扣你的收入去報稅。報稅是支付和收入的雙方每年各自向稅務部門上報,由稅務部門核算後告訴你該交多少稅款。如果需要退稅,一張支票就寄給你了,根本不需要你再去申請。

但不管怎麼說,內地改革開放後,用了40多年的時間完善的稅務制度,可以讓你有錢可退,已經很進步了。

辦理退稅一波三折

按照指示,我來到了位於斜土路上的黃浦區稅務大廳。詢問諮詢櫃檯如何退稅,櫃檯服務員給了我一個號。

20分鐘後等到叫號,我走到開放式櫃檯前,一位小伙子接待了我。看了我的證件和得知辦理退稅的要求,小伙子說,你要去接待諮詢處填表。我頭暈了,剛才諮詢時給了我號,為什麼就不能一起給我表呢?

無耐,再去拿表,要填的退稅表格共4份,只能去慢慢填。正填著表,小伙子走來了,他手拿著一份承諾書遞給我說,「這也要填」。原來,申請退一次稅要填五份表。這時,他告訴我,到中午下班時間了,但不用急,填完表重新取號,再排隊等值班的同事幫助辦理。這是我的運氣不好。

填完表再拿號,又等了約半小時,終於輪到了。一位漂亮的稅務小姐姐,看了看證件和填的表,在電腦上輸入資料後說,網絡上找不到你的退稅案件。隨後為我下載了手機APP,看了看相關資料後問,「2020年有沒有在國內住滿183天?」我十月回到上海,當然還沒有。「那就不能退!」小姐姐講的很堅決。

我問,為什麼不到183天就不能退?我理解,交稅是因為納稅人享受了政府提供的服務,時間長要交稅,是因為享受服務多,時間短少交才合理。

小姐姐說,你講的道理我明白,但我覺得按規定你不能退。「你確定?那為什麼你們局裡請我來辦退稅手續呢?」她也有些猶豫了。

我緊接着說,你找領導問問吧。她回答說,「不行,領導中午都在休息,要1:30上班。」這時12:00多些。「你在值班,領導休息,這個值班有意義嗎?」我不客氣的問。

情急之下,稅務小姐姐說了一聲,想想辦法,走去一間房內。一會出來,她告訴我,剛剛跟一位沒上班的領導打了個電話,確定沒在國內住滿183天不能退稅。她沒有去打擾正在午休的領導,又不耽誤我這案子,很有敬業精神。

得到肯定的答覆後,我也沒有什麼可以爭執的了。

不罷休定要搞清情況

但不甘就此作罷,過了午休時間,我回撥了最早聯絡我的電話。電話通了,一位男性在電話中告訴我,考慮是否可以退稅,有在國內居住的時間因素,還會考慮是每月工資收入,還是一次性勞務費收入,他讓我再去稅務大廳搞清楚。這讓我進退兩難,不知如何是好。已經白跑了一次,還不知道退的費用是否夠打車。

想想算了吧。但接下來呢,我的手機,每天都會接到短訊提示,一遍又一遍的通知去稅務局辦理退稅手續。

不勝其擾,我再次撥打電話,那位通知我去退稅的女性接了電話,來來回回多次,她已經搞不清楚到㡳可不可退稅。知道上海市稅務有投訴諮詢電話:12366,她建議我打此電話詢問。

即刻撥打,電話中的稅務員很乾脆,一聽情況馬上說,境外人士沒住滿183天不能退稅,至於為什麼不能退,她也說不上,請我看中華人民共和國稅務法!

這把我惹火了,「如果去看稅務法就可以解決疑慮,你不用人工接電話了,改為錄音,所有來電,都請他們去看稅務法。」電話那一頭也沒法解釋,只說法律就是這麼規定的。

既然如此,我請稅務部門將每天都來的短信刪去,別再騷擾我了,並加重語氣,「否則,我向政府投訴」。電話那頭,要我留下電話、姓名,答應幫我處理。

意外獲得退稅

退稅變成一場鬧劇。本想,這事就該結束了。

沒想到,過了二天,又有電話來了。來電是另一位女性,非常客氣的講明來意,想了解我的退稅情況,要了第一位致電請我去退稅的電話,說查核一下,下周給我答覆。

6月中的一個周一,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黃浦區稅務局的電話如期而到。一個爽朗的女性聲音說,紀先生,你的稅務問題我都搞清楚了。「按你去年的收入,可以享受退稅。你把銀行帳戶給我,直接匯入你的帳戶。」然後耐心而詳細解釋了原因。

雖然,法律規定,不到的183天不能享受退稅,但我一次性講課的勞務收入,是不應該按月工資收入繳納稅費,因為全年收入不足3.6萬人民幣,只要按收入的3%交稅,相關單位是繳多了,多收的部分稅務部門批准退還給我。

原來,從2019年1月1日起,中國新個稅法正式實施,首次建立了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制。納稅人取得的工資薪金、勞務報酬、稿酬、特許權使用費收入合併為「綜合所得」,以「年」為一個周期計算應該繳納的個人所得稅,適用新的稅率表。

一年結束後,如果年度內預繳稅款大於全年應納個人所得稅額,納稅人可向稅務機關辦理年度納稅申報並結清應退稅款;如果年度內預繳稅款小於全年應納個人所得稅額,納稅人則同樣需向稅務機關辦理年度納稅申報並結清應補稅款。

在內地,一般都是單位為個人繳納個稅,繳完了主動去核算的意識不強,稅務人員上門退稅,是一種主動服務。雖然,所退的稅費並不是很多,整個過程,一方面反映出,上海稅務人員的專業水準參差錯落;另一方面卻也體現出稅務人員良好的服務水準。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