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有租金補貼明年1月才發放 民團呼籲「緊急租金補貼」納入紓困

0
124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文/公庫記者楊鵑如

新冠疫情造成內需衝擊,租屋族繳不出房租,政府端出既有的「租屋補貼方案」卻不接地氣,8月開始申請,明年1月才發放,根本遠水救不了近火。

巢運、崔媽媽基金會等民團今天聯合跨黨派立委召開線上記者會,說明民間自行募款192萬進行「民間版租屋紓困」的實際第一線租屋族的相關數據,要求政府對於租屋族困境勿持續擺爛,盡速將「緊急租金補貼」納入紓困方案。

8月申請租金補貼、明年1月才發? 緩不濟急

彭揚凱表示,去年及今年疫情期間民間都持續呼籲政府(相關報導),應針對疫情期間對租屋族所造成的衝擊,規劃緊急租金補貼方案,但是未被主管機關內政部接受。內政部僅回應8月開始有既有的租金補貼申請,是非針對疫情期間而規劃的補貼方案。

崔媽媽基金會則透過疫情兩個月以來,民團自行安排「民間版租屋紓困」,由社福單位送件弱勢租戶申請補貼案的相關數據,凸顯疫情期間對租屋族的衝擊。

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呂秉怡表示,基金會近日的租屋法律服務案件量明顯較去年同期上升,「提前退租」、「租押金被房東沒收、扣除」等狀況大幅增加。去年1-6月案件為727件,其中有17件與疫情影響欠租相關,約占2.3%,今年5/15疫情爆發後,因疫情相關的欠租案例暴增到12.59%,6月份更成長28.4%,相信到7月比例會更高。

崔媽媽基金會主任黃麗芳說,民團不像政府可以查核身分,因此只受理社福單位送件。目前租屋紓困補助實務狀況,中低收入戶比例達九成最高,多為兒婦老少、身心障礙者民眾,其中單親家庭約有近90件申請案。

黃麗芳提到,目前申請案的租金平均落在1萬塊以下最多,不但是實質弱勢,更顯見疫情影響民眾工作甚大。許多人被迫放無薪假、減班、辭退,有民眾想要申請安心上工計畫,礙於孩子無法到校上課,只能留在家帶孩子。黃認為,目前政府其他類型的紓困補助,例如孩童紓困補助等多為生活支付,要再負擔租金是很困難的。

黃麗芳詢問個案是否了解政府租金補貼方案,多數反應是房東怕繳稅而不准許房客申請,或是房東租處不合法,「租屋黑市」根本不能申請政府租金補貼,甚至有些房東契約書不完整、房東不提供身分證等資訊讓房客申請租金補貼。

呂秉怡說,政府最近討論「微解封」,服務業可慢慢開放,但在租屋實務經驗中,租金是最大開銷、需求彈性最小,是否繳得出租金不會隨解封而解決,預測欠租才正要延燒發展。

隨著政府未有因應,崔媽媽基金會自行向各界募款約192萬,從6/11開始開放弱勢租戶申請補貼,到7/7止有154件申請案,已有74件補助案通過審查,每天還有數十件案量新增。審核後將補貼1-3個月租金,目前已補助82萬7,488元。然而呂秉怡強調,社會問題應被政府正視,改由紓困基金接手處理。

租客應先保障不被驅趕 才能在疫情期間「同島一命」

立委吳怡玎提到,其他國家規定疫情期間不能驅趕房客,讓民眾不須提出證明,只要政府政令發布,便是有效即時解決租屋族困境的第一步。她建議,中低收入戶的租金是很大的壓力,應比照紓困4.0「孩童家庭防疫補貼」簡化方法,直接現金發放。

對於租押金返還問題,吳怡玎說這是長期問題,在台灣的房租押金都是扣在房東身上,造成租客經濟壓力,其他國家對於房租押金設置有政府核可的第三方組織,會將房租押金放在第三方組織,若有租賃糾紛,即由第三方組織來決定返還,政府應考慮,可以解決租屋黑市等問題。

彭揚凱呼籲,政府應採「緊急租金補貼」納入紓困方案,才是快速有效因應辦法,與既有租金貼方式不一樣,應馬上申請、馬上發放,並且不受限於合法房屋,才是真正解決問題。

「至少8月申請租金補貼,不能明年1月才發放。」彭揚凱說,內政部在8月的租金補貼申請,雖然錢不是問題,但在申請資格及程序的做法上能不能更有彈性,有沒有可能特別放寬?民間團體將會持續倡議。

相關報導:
疫情期間繳不起房租 民團呼籲租金補貼納入紓困方案

這篇文章 既有租金補貼明年1月才發放 民團呼籲「緊急租金補貼」納入紓困 最早出現於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