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錦祥:覆巢之下豈有完卵 報禁之後就是網禁

0
125
梁錦祥:香港沒有房屋問題 只有著草移民問題

AFTER APPLE,WHAT NEXT?執筆之際,壹傳媒全線收皮,《蘋果日報》被凌遲處死,今日(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四日)正式宣布斷氣,跟「港人雨中痛別」。《蘋果》的最後一夜,員工在將軍澳總部亮起手機燈光,大聲呼喊;總部外圍擠滿遠道而來道別的市民;在旺角亞皆老街報攤,凌晨一時開始打蛇餅,市民爭購告別版的《蘋果》。無論我對黎智英個人的評價如何,對《蘋果》的報格有何看法,都不能否認這個場面令人動容。它今天的印刷數量是破紀錄的一百萬份。香港從沒有一份報張死得如此轟烈,這肯定是香港報業史上最慘烈的一章。不過,以上都不是我最關心的問題。我要問的是,報禁之後還禁甚麼?身為新聞工作者如何自處?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要回答以上問題,我們首先要記清楚幾件事:一)現在焦點都集中在《蘋果日報》身上,但BIG PICTURE是壹傳媒全線收皮。該集團旗下的《飲食男女》同時停刊。這份飲食雜誌也有觸犯《國安法》的風險嗎?該集團旗下所有出版物的臉書羣組、手機應用程式、網頁全部停止更新,YOUTUBE頻道清空,訂閲亦終止。用最通俗的形容是「冚家剷」;二)《蘋果日報》社論寫手(「李平」)其中一人突然在昨日早上被捕,罪名是「涉嫌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近害國家安全」,但其他資料(例如哪幾篇文章觸犯此罪)未見交代。這是赤裸裸的「以言入罪」文字獄;三)壹傳媒較早時的想法是《蘋果》本周六出最後一版。若不能撑到七一,這個決定有其意義,因為六月二十六日對應該報的二十六年夀命。
身為資深傳媒人,我理解壹傳媒全線收皮並非因為董事局成員「驚」那麼簡單。比如有人恐嚇你,你再撑落去,就一日拉一個(記者或編輯)。無論你幾勇,你屬下嘅記者/編輯幾熱血,想撑多一兩日,遇到這種情況,你都只能夠盡快結束,其他的善後工作稍後再作打算。
這種壓力的間接證據是壹傳媒昨日公布《蘋果日報》今日停刊同時,管理壹傳媒大樓所在的將軍澳工業邨的香港科技園公司立即宣布,由於蘋果日報印刷有限公司在該工業邨的運作渉及多項違規行為,故科技園已按照契約條款採取行動,向該公司發出違反契約條款通知,啟動重收程序。查該「欺詐案」上月初開審,控方申請將案件交由國安法指定法官審理,辯方尚未決定是否有需要提出法律爭議。法官將案件押後至今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再提訊,案件則排期至明年三月十四日開審。案件未審,雖然黎九成九釘入,但科技園這種做法是否先斬後奏?過往有類似「違規行為」,科技園是否同樣高效率處理?若《蘋果》員工今日繼續開工,其廠房會否斷水斷電?
黎的死罪是其「美國關係」,趕盡殺絕是要給洋人一個訊息:你撑佢,我就郁佢,你奈得我何!事實是,在這件事上,歐美諸國只能繼續做「聲明黨」。至於TIMING方面,絕不容許壹傳媒凌遲處死再拖,必須在今天內完成。
《蘋果》掉下,我們可否用拆「大台」來形容?無錯,壹傳媒的確是大台,但與二零一四年不同的是,這個大台被拆,其他小台不會得以茁壯成長,百花齊放,因為拆的是當權者,不是市民。掃場是先拆大台,再燒細台。
全港有心的新聞工作者,是否應放下門戶之見,坐下來一起商量對策?
梁錦祥

The post 梁錦祥:覆巢之下豈有完卵 報禁之後就是網禁 appeared first on 癲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