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錦祥:報禁時代

0
140
梁錦祥:香港沒有房屋問題 只有著草移民問題

細時睇粵語殘片,最記得吳楚帆一句對白:「死咗一個乜乜乜,仲有千千萬萬個乜乜乜(適用於任何時代)」。經營了二十六年的《蘋果日報》,在當權者的全方位打壓下,很可能在數日內停刊。現實跟粵語殘片不同,死咗一份《蘋果》,沒有千千萬萬份《蘋果》前仆後繼頂上。五十萬份的銷量撑不住《蘋果》。壹傳媒董事會會去信保安局,申請解凍資產,但管理層早已打定輸數。樹倒猢猻散,五名高層被捕,在赤色恐怖下,不少《蘋果》中低層員工已經陸續辭職,剩下來撑到尾,留守到最後一刻的,都知道在報禁時代,新聞工作不是一份工作,而是一份志業,一份使命。那已經不是有沒有糧出的問題,撑到尾就是為自己的專業掙回一點尊嚴。不要誤會,撑到尾不是指在《蘋果》做到執笠為止,而是要為言論自由奮鬥到生命的最後一刻。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本欄讀者一定記得,我厭惡《蘋果》,甚至起過「黎智英是賣港賊 壹傳媒死不足惜」的標題,但我更知道,現在不僅僅是《蘋果》一份報章的存亡問題,而是整個香港傳媒大清洗的深化。警方上周五(六月十八日)拘捕《蘋果日報》副社長陳沛敏時,是從其住所爆門而入。陳的丈夫是鍾沛權,《立場新聞》總編輯。被捕的是陳沛敏,而警方帶走的竟也包括鍾沛權的電腦。今時今日,還去質疑這樣的做法是否「合法」是幼稚。真正的疑問是:《蘋果》之後,當權者下一個目標是否《立場》(利益申報:我亦非常厭惡《立場》),《立場》之後是否《衆新聞》,跟著是否網台…AFTER APPLE,WHAT NEXT?唇亡齒寒,逐個擊破,橋唔怕舊,最緊要受。
赤色恐怖籠罩下,風聲鶴唳,處處都是地雷。樽裝水貼上「香港真係好靚」系列的招紙,竟也被指暗藏「反語」,累得超級市場要急急下架。這種「文字獄營商環境」,香港從未出現過。再看看封殺《蘋果》的過程,凍結資產全部「依法」進行,效率奇高。換言之,其他私營企業也可能遭遇同樣對待,如對薄公堂,一定輸畀政府。説港區《國安法》穩定社會,有助投資環境,有誰相信?此外,有了「舉報熱線」,企業也可能成為敲詐勒索的對象。外資企業大規模撤離,單從中環甲級寫字樓租金急跌反映出來。換言之,除了傳媒清洗外,也是商界清洗。外資撤離,港資萎縮,空位由中資填補,北京更可牢牢控制香港的經濟命脈。
控制了香港,是否控制了香港人?很明顯,在當權者的角度,現在的水平尚未「達標」,仍存在「軟性宣傳」的風險。換言之,是要撤底改變港人的意識形態。事實是,若有此一日,世上再沒有「香港人」。無可否認,現在此地充斥一種「無力感」。《蘋果》掉下不是世界末日,可是絕少人會思考如何抗爭下去。「前仆後繼」的精神去了哪裡?
中國文化裡(實際是《易經》)有一種很深的洞見,叫做「物極必反」。把事情做盡了,效果不是最好,而是適得其反;另外的洞見是「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無力感是突破框框思維的前奏。港人正是經歷前所未有的痛,但這種痛是我們尋找出路的動力。香港發生的事情,世界各國也是看得清楚,對中共政權的本質心裡有數。這個認識早晚會變成行動。
行至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梁錦祥

The post 梁錦祥:報禁時代 appeared first on 癲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