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錦祥:北京有冇「接濟」過香港?問吓任志剛同陳德霖就知! – 癲狗日報

0
123
梁錦祥:香港沒有房屋問題 只有著草移民問題

梁錦祥:北京有冇「接濟」過香港?問吓任志剛同陳德霖就知! – 癲狗日報

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大言不慚説:「香港…遇有危難總是靠內地接濟」,毒娥鸚鵡學舌,還「舉例説明之」:當香港有需要時,中國會伸出援手,包括一九九七年的亞洲金融危機、二零零三年的沙士疫情,以及近期「新冠」疫情。以前聽到這些顛倒黑白的謊言,總會大動肝火,但現在知道這些話是説給長期被愚民政策洗腦的中國人聽,我們毋須上頭。反而,香港記者應該問一問兩位前金管局總裁:任志剛、陳德霖,對駱主任和毒娥的説法有何評論、補充。他們最淸楚九七金融風暴、港府如何入市反擊大鱷整段歷史,也有撰文憶及部分過程。他們從未提及北京的角色。還有老懵董。他之前説自爆,曾請求北京處理金融風暴,但遭錢其琛拒絕。任、陳、董三人今天都應該自摑三巴,否定自己以前説過的話,為今天中共篡改歷史出一份力。當然,條件許可的話,記者也應該問一問仍健在的前國務院總理朱鎔基。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毒娥在九七年時是小小一個庫務局副局長,講金融風暴歷史完全沒有份量,至於舉沙士及武漢肺炎為例子,更是好笑,牠真的以為香港人都是無線那個濕?主持陸浩明。危難大多是中國自己搞出來的。沙士、武漢肺炎爆發源頭都在中國,遲點全世界都要追究責任,要中國找數。不過,重提金融風暴有其意義,就是看清楚誰忘恩負義,誰捱義氣。九七年時,中國全國有多少外滙?答案是八百億美元,根本係杯水車薪,最重要係從來冇諗過用嚟幫香港。港府是動用一千七百億港元入市,托住恆指,危機過有一隻股票上市,叫做盈富基金。題外話:當時華爾街大鱷狙擊港元,結果港府保住聯繫滙率,真正救星是俄羅斯債券違約,大鱷損手,再無彈藥追殺亞洲貨幣。
身為記者,我當時有一個重要疑問:為何必定死守聯繫滙率?聯繫匯率辯護士描繪一幅恐怖圖象,説貨幣崩潰、經濟蕭條…,但我看到的現實是負資產、失業、破產、自殺,最重要的是港人開始失去自信。若歷史可以重演,我寧願那次攬炒一鋪。若真如此,往後的歷史一定改寫。當然,歷史沒有「如果」,是否有「教訓」我亦懷疑。
香港以極高代價捍衛聯繫滙率,得益的是北京,因為亞洲國家,甚至西方政府認為中國「有承擔」。跟著之後便是美國容許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八九年發生的事情,絕大部份人認為毋須急於追究,因為中國會「發財立品」。事後回望,主流意見往往經不起歷史的考驗。
駱主任説的「接濟」,不是衝口而出,是三、四十年前,港商到中國投資、港人到中國消費時,中國地方官員感受嚴重自卑感的反彈。論「接濟」,五十年代港人帶糧食、日用品、衣服、藥物回鄕倒是有的;至八十年代,即使經濟開放,港人帶一部WALKMAN回鄕給親朋戚友,也會帶來艷羡目光。當然我們也有不對之處,不應創作出「亞燦」這個「歧視性」角色。聽説李首富家族早年在福建廈門投資,時任地方官員的習近平接待。這段歷史可能有人耿耿於懷。
至於説香港從來沒有交一分錢税,表面上看似乎是真的。不過,這麼多的中國企業參與動輒千億港元的大白象工程,如以上繳税款視之,港人交給北京的「税」肯定不少。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