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保護與城市發展能否「我要晒」

0
15

隨著都市的急速發展,都市化與自然環境之間如何達致最佳的平衡成為永續議題。近年本澳的經濟發展過於急速,本澳的綠化空間也要「南進」到路環,城中的一草一林更顯珍貴。然而,因今年三月工務局提出要在氹仔卓家村「移古樹,開新路」的計劃,令珍貴古樹在城市發展洪流中的生存以及保護問題備受關注。

到底古樹的保護以及城市發展是否只能取其一,不能「我要晒」?。

澳門環保學生聯會會長陳俊明

澳門環保學生聯會會長陳俊明認為,或因城市發展太快,令保護古樹的力道未必能跟上。本澳在過去十年對於古樹的保護,不論是管理、保護的工作上、法律上或是宣傳上已經有所改善。

陳俊明表示,在卓家村小小空間中有如此密集的假菩提樹樹叢,其有很高的生態價值,全世界亦極為罕見,這早已成為澳門一道獨特的風景線。再者,這些古樹見證氹仔的變遷,亦可連結附近的龍環葡韻、即將發展的益隆炮竹廠一帶的古樹,成為很好的旅遊資源。

卓家村「旅遊+古樹」
陳:卓家村一帶旅遊發展潛力大

在外國有不少案例是當地為原地保留古樹而選擇另開新路,或在樹木中開拓出一條婉轉的道路,目點就是為了原地保護古樹,更有案例因此成名。在問及卓家村有否條件成為一旅遊景點時,陳俊明認為該地區有好大的旅遊發展潛力。

陳俊明表示,古樹背後有很大的歷史意義,該十棵古樹樹齡約一百多年,正是十九世紀中後期氹仔開始被葡人開發,所以它們見證了氹仔的海岸變遷、填海的歷史。

除了卓家村的古樹,益隆炮竹廠以及龍環葡韻一帶的古樹。陳俊明指出,若這三處的古樹再連結到路氹城各大賭場便可以發展「旅遊+古樹」。然而,一旦卓家村的古樹被移植到別處,則無法再透過古樹去了解氹仔的發展史。

陳俊明續指,卓家村內的古樹群十分密集且整齊,是世上極為罕見;兩則的樹木都保留相當完整,從這些樹便可窺探舊時村內的生活,「可以見到當時條路有幾闊,啲車有幾大有幾多」。在村內可以還原當時的村屋、重建或找地方作展覽,這些都可大大提升該地的旅遊體驗。

保護古樹工作有改善 但仍有不足

他又表示,不單是樹木的保護工作,近年市政署亦未有做好相關的推廣的工作。過去十年政府對於古樹的保護工作的確有所改善,奈何城市發展太快,在保護古樹方面的力道未必能跟上。有很多在馬路兩側的樹木都較容易染病,若種植在公園內的則較樂觀。

古樹移植可行?陳俊明直指,樹木移植後的存活率仍然較低,因本澳沒有移植古樹的能力,即多次要找來外地的團隊處理,「但都唔一定得」。而且古樹因其樹齡較大,自我的復原能力亦較差,故存活率更低。

他反問,「用咁多資源,晒咗咁多錢,又冇咗棵樹,又係唔係值得(為城市發展移樹)呢?」

推動私人業權保護古樹

現時法例規定在私人範圍內的古樹業權人有責任去保護其業權範圍內的古樹,然而,業權人又是否有資源否能力去保護古樹?陳俊明認為要讓他們自己古樹也是其財產的一部分,政府應與業權人要做好溝通以及鼓勵他們保護好古樹。

陳俊明又表示,在推動業權人去保護古樹的吸引力不足;若保護好古樹卻沒有任何「好處」;若樹枯了亦不會受罰。既無鼓勵又無誘因,「對業權人都冇太多好處」。市政署應多讓古樹的業權人了解,古樹也是其財產,更可吸引旅客,故應儘力保護好其下的古樹。

【配合服用】:古樹X卓家村=城市記憶

這篇文章 自然保護與城市發展能否「我要晒」 最早出現於 論盡媒體 AllAboutMacau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