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澳區國安法十幾年來未曾用 區錦新:足證法律嚴謹不用修

0
12

區錦新形容修改「國安法」其所引發的後果會是「覆巢之下無完卵」。

對於今次特區政府來勢洶洶地推進《維護國家安全法》(下稱澳區國安法)修法,立法會前直選議員區錦新認為,政府是次修法最主要是讓「國安法」日後變得「能夠好寬鬆去解釋,而又可以隨意去使用,(屆時)其實冇人會係安全,唔淨係民主派,任何人都唔安全。」他形容,其所引發的後果會是「覆巢之下無完卵」。

訪問甫開始,區錦新便稱自己不打算出席修改澳區「國安法」的公眾諮詢場,認為當局只不過借公開諮詢、在眾多支持政府的系統底下為修法營造「社會共識」。但他希望透過傳媒讓公眾知道,是次修法「係令到冇人會安全」。每個市民要認真去檢視這個問題,不要認為事不關己,「唔係唔關你事,係任何人都有可能唔覺意跌落(國安法法網)。」

指修法旨在將「國安法」變得「容易使用」

區錦新表示,今次修法特區政府已有很明顯的既定方向。其一是要將原來「國安法」內嚴謹的條文全部拆開,以便日後的「國安法」可以「寬鬆解釋」,比較「容易使用」。另一個目標便是與內地、港區國安法看齊。「曾經有海外的傳媒問我,修改國安法民主派會否有啲擔心?我就話:其實唔止民主派擔心,係所有人都應該擔心,因為覆巢之下無完卵。」

內容一旦生效  人人易落法網

區新錦表示,據現時建議修法方向及內容,市民日後遊行、集會示威、著書立說或甚至連批評特區政府「幾句」都可能會跌落「國安法」陷阱。一旦新「國安法」生效,有可能是任何事「只要佢(當局)認為你有事,就隨時可以檢控你」。即使去到法院,法院亦會因法律條文寫得不清楚,只會按照檢察院的檢控方向去處理。

他又形容,諮詢文本建議國家安全的概念是「無遠弗屆、全覆蓋」,不再是國土安全、政治安全這些「傳統的安全」。在新概念下,國家安全包括經濟安全、文化安全、社會安全等。將來市民即使不討論國家政制、國家是否應該分而治之或大一統這樣議題,都可能觸及到國家安全。

區錦新又表示,在現時的「國安法」,構成分裂國家、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煽動叛亂罪行「其中一個好重要、關鍵因素就係以暴力或其他嚴重非法手段來進行一啲行動,然後先構成所謂分裂國家,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等。」而諮詢文本內的修法建議提出,日後將不局限於暴力及嚴重非法手段。「當不局限於這些行為時,即乜行為先算係?若日後不能清晰界定時,任何行為無論遊行、集會示威、著書立說發現都可能會跌落陷阱。」

區錦新擔心修法內容一旦生效 ,人人易落法網。

他續稱,《基本法》廿三條立法時很清楚,有關「顛覆中央人民政府」,據當時官方所指,即中央人國務院下屬的所有政府機關,但修法建議為「顛覆國家政權」。若將有關範圍擴大到「國家政權」的時候即意味著中央政府,各地方政府以及特區政府都成為顛覆的對象,而這便構成嚴重問題。澳門人少去批評中央政府,但經常批評特區政府,而這「會否構成一個危害國家安全?這係完全有可能。」日後如市民到橫琴抗議買樓收不到、市民因爭取就業權益、要求減少外勞上街,這些目前來講同危害國家安全風馬牛不相及行動,但在修法後則可與危害國家安全掛上鉤。屆時可以想像到本地的公民社會「就會完全冧嘅啦,因為表達意見的機會已經構成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

真既往不咎? 區錦新:媒體亦可能落法網

區錦新又留意到當局提及的「既往不咎」,「好有趣地方就係所謂既往不咎,係咪真係既往不咎?⋯⋯既往不咎可以係咁講,但係實際上操作上又可以變身。」

他又稱,港版「國安法」有條文,即引發對中央政府及香港特區政府憎惡都是構成危害國家安全,未知日後這條文會否澳區「國安法」。「既然話(在國安上)只有一國並無兩制,要睇齊,這個都可能會寫埋。」

他又以本地敢於批評政府的媒體為例,擔心過去所刊登批評特區政府的文章是否會構成引發民眾對澳門特區政府憎恨。若以現時特區政府所及的「既往不咎」,即以前可以不追咎,但日後若當局懷疑該等媒體在外國組織資助而去批評政府時,媒體亦有可能落入法網。

國家意志與本地保安官員意志

區錦新表示,今次修「國安法」,一方面屬國家意志,即澳門須確保任何危害國家安全都要扼殺萌芽中;另一方面本地保安官員躍躍欲試,「好想做嘢」,惟礙於現時國安法太嚴謹,「做唔到嘢。」

他又形容,最近保安司司長黃少澤主持公開諮詢期間講到「好興奮狀態」,市民便可以看到,司長壓抑多年,想在「國安」方面「做啲嘢」,但礙於現時的「國安法乜都做唔到⋯⋯咁佢咪得物無所用。」他說,可能在黃少澤心目中「有好多嘢已經係危害國家安全,但係現時的「國安法」無法處理,「所以佢而家修改法律,真係好興奮、好開心」。

區錦新又指,當局在修改《司法警察局》法律時,突然間增設數個處理國家安全的部門,例如國家安全情報工作處及國家安全罪案調查處。即使當時已在推行「精兵簡政」下,惟司警局可以一次過擴大多個與國安有關的部門,「投入人力物力財力唔緊要,但呢啲處一定要顯示佢存在嘅價值⋯⋯試諗下如果完全冇國安案件發生的話,即係話當局啲部門係廢。」這等國安部門一定會將很多原本無關國安的事「都要攬埋嚟變成國安嘢,或扮成同國安有關,咁先會顯示其存在價值⋯⋯保安領域裡邊呢官員根本好期望去立功,你望放下李家超,咁咪幾爽。」

憂「兩制」進一步收縮

 自澳區「國家法」自2009年效後,特區政府未見公佈與國安有關的案件,有意見質疑修法的必要性。區錦新亦表示,澳門沒有出現與國安相關的問題,而當局已講明:在國安問題上,只有一國並無兩制,即不用理會澳門狀況。

 他表示,對當權者來講,國安不存在「地域上限制」,即國安「只有一國並無兩制」。即使由《基本法》所規定的「一國兩制」,隨時可能在當局某天宣佈規範某個領域後,兩制便消失,而這便是最大的問題。據中葡聯合聲明、《基本法》,本來國防、外交屬於中央政府外,其他屬於澳門自治範疇,但「原來政制問題要問中央、市政機構重設都要問中央,而家國家安全又話無兩制,這兩制領域正一路縮細中。」又表示,名稱上亦叫「一國兩制」,不過兩制這領域正不斷地縮小。

澳人溫馴、感無力

前直選議員區錦新

區錦新認同澳門人一向很溫馴,認為「我行得正企得正」便不怕,但當危害國家安全範疇越來越大時,「乜鬼安全都擸埋入去,係全覆蓋」時,即「其他嘢任何嘢,只要佢(當局)想郁你,都郁到。」另一方面,澳門人對此議題亦應無力。他指,雖然有不少市民了解修法所帶來風險,亦會感到自己「無嘢可做」。「國家既定的政策,唔好講一般市民啊,就算問我,我都唔知可以做啲乜嘢,我至多喺訊報寫咗幾篇稿而已,所以亦都係點解好多澳門人就好似冇乜反應。」

他續稱,現時澳門人沒有途徑、亦沒有辦法表達意見,「所以我只能夠話畀公眾聽:要注視事呢件事囉,但我似乎都睇唔到有乜可以做。」

現行「國安法」最好 無嘢值得修

曾為多屆直選議員且參與制定澳門「國安法」 的區錦新又認為,該法於2009年生效至今且未曾使用已說明其嚴謹,定義界定清楚,讓市民知所知所遵從,發揮重大預防作用。現行國安法是最好,一方面履行澳門在憲制上責任;同時亦做到一個標尺作用,明確了紅線,市民便不會去碰觸,「我真係睇唔到有乜嘢值得修改。」

他又稱,制定法律目的不一定要罰人,其目的讓每人能清楚界定邊些犯罪行為,那些重大嘅法益不能侵犯從而使市民知所遵從,「法律最好就立咗唔使用⋯⋯法律擺喺度好似冇用過,實際上功用已發揮。」

區錦新又反問今時今日國家是否真危險,「我睇唔到(危險),我哋由站起來到富起來,而家到強起來,你(國家)強起來先話畀我聽而家好危險?點講都講唔過去。」

他又認為,對國家安全最大危險是貪腐,而非外來威脅,「根本上,我睇唔到嗰啲外來威脅。一個國家大樹傾倒就係因為貪腐嚴重。以澳門一個小特區來講,解決本地貪腐問題便是為維護國家安全一個重大貢獻。」

這篇文章 指澳區國安法十幾年來未曾用 區錦新:足證法律嚴謹不用修 最早出現於 論盡媒體 AllAboutMacau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