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街出路:拒極左!

0
7

感恩,澳門街尚算是渡過了「6.18社區大爆疫」這一近代以來的至大劫!然,劫後,無論特區政府及市民,一方面需要省思在今次處理疫情之「役」的種種不足以至犯錯,尤其出現的弱化法治及行政霸道等弊端,然後,考量改正之道,以利真正的建立法治、維護市民權利自由及推行善治;另一方面,必須要處理的是澳門街出路的課題,其中,急需在短時間內解決的問題是,澳門應儘快向外開放——尤其向香港、台灣,以及外國;再者,尚需探索的是未來發展之路。當中,首先,要完全不被意識型態所糾纏,那就是在現今的這個時勢,要堅定地拒絕極左!這樣,澳門街繼續努力實踐「一國兩制」,盡力做好自己本份及應有角色。其次,在經濟方面,不要口號式的什麼產業,還是腳踏實地從事或發展實際可行的行業,不高調,有說法是「悶聲發大財」。

極左對澳門街有莫大傷害

首先要說極左問題。一講到左的話題,人們自然會憶起發生在上世紀的「12.3」事件,無疑,有視之為「反殖」的正面評價;然而實際狀態是,在這場受著內地文革影響的「12.3」事件過後,澳門街被稱為「半個解放區」,更大的後遺症是經濟衰退、百業蕭條、生活環境很一般——不少人要過香港謀生。

不必諱言,基於歷史種種因素,澳門街的左基因頗強,加之回歸後澳門在經濟上主要依賴內地,所以,澳門社會的國際視野及思維上,自主性都較弱,加上之前政治因素下「DQ」民主派參選事件,令到本來就弱勢的公民社會更愈加下沉,而社會就更趨向保守,以及急步走向左。但請留意,無論國際社會、內地及澳門,在歷史和現今狀態都清楚告訴我們,極左的摧毀力量甚強!鄧小平先生說的「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很有意義。

亦毫無疑問,當我們探討以至確定澳門街要走的路向時,必須先要拒絕極左,否則,我們就不能理性、實際,一旦被左影響下發展方案,對市民絕非福祉,也不利「一國兩制」的長足/可持續發展。

顯然,現今國際政治風雲大滾動、特別是中美關係正處於「不安穩」狀態下,澳門街如何可彰顯其「一國兩制」的獨特之處。譬如,對澳門發展路向甚重要的兩大塊,在博彩業方面,美資在新一輪賭牌競投當中能否獲得續牌?另外,澳門應如何腳踏實地發展成具特色和質素的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如若,要講必須政治正確,所作出決策就必然緊跟內地形勢而寧左,那理性與務實的成分就愈加弱少甚至最差到毫無作用。

不少市民被當局列為重點人群或重點區域人士,除參加全民核檢外,還須參加額外的核檢。

對「疫症」不要政治正確
應儘快對外「解鎖」、開關

在「6.18社區大爆疫」,在政治化再加上民粹主義的壓力下,澳門最終走向完全遵循中央實施對病毒的的「清零」政策、實行有別於香港的較嚴厲措施,「相對靜止」——實情是「禁足」的狀態。而這一「禁足」對澳門經濟命脈的博彩業影響之大,已經很明顯了。

一直以來,受惠內地客的「優勢」,澳門在國際博彩市場佔首位。但今次疫情衝擊下,澳門一片慘況,但新加坡則超越澳門。這簡單都可以看到原因,新加坡以科學及理性主導其對付疫情的政策,採取開關策略,帶來了在航空及國際經貿等領域超越其長期競爭對手香港的效益。

從澳門在「禁足」所顯示的狀況,坊間有議論聲音認為,澳門政府應遊說中央,讓澳門參考新加坡「開關」政策的模式,對外開放。這當中,開放可以「循序漸進式」,可考量首先向香港和台灣等地開放,蓋這兩地的防疫措施跟澳門沒很大分別,譬如,港台民眾都仍習慣戴口罩,這跟世界許多地方民眾已經不戴口罩的情況很不同。

澳門應在短時間內儘快向外開關,以利與外面人員往來、以助旅遊博彩的生存空間、以至推動經濟復甦。還要強調的是,對外「解鎖」、「開關」,理應不影響澳門現行與內地「通關」措施。事實上,今次「相對靜止」下,不但澳門內部「禁足」,內地亦對澳門採取誠如封關措施,而這樣的「封關措施」實情也有過——根本上,澳門是處於被動狀態,即使有商討機制,澳門的「叫價」力頗弱。

澳門經濟發展不要政治正確

澳門正進行博彩業新賭牌競投。似乎,國際市場主要關切的是美資能否得到續牌。無疑,從理性及務實層面看,美資得到續牌,理應有助澳門在國際博彩及會展市場的競爭,尤其在會展業的立足與發展。再者,回顧歷史,澳門得到美國的支持,其經濟得到發展效益。明顯事例,澳門與美國在一九七五年開始簽訂紡織品貿易的雙邊協議,隨之美國是澳門工業產品的主要出口地,而美國和歐洲開放給予澳門紡織品市場,促進了澳門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後的「加工工業」黃金發展期,不但在經濟效益上成為四大產之一外,且令到眾多市民享有就業機會從而增加生活收入。同樣,在回歸後,澳門開放博物彩市場而引入外資(主要美資),澳門由澳葡時的「東方蒙地卡羅」演變成「拉斯維加斯」之城。當然,澳門這廿年的博彩業發展,亦顯露出許多問題及社會深層次矛盾,不過,這些弊端理應可以處理。

然而,目下中美關係正處於「不安穩」狀態,那些所謂「政治正確」的聲量愈響,以至於要求當局決策走向愈左的做法。這樣狀況,已經出現了,值得關注。需要強調,澳門應該充分利用「一國兩制」之獨特之處,不但讓自己經濟體制「強身健體」,更應在必要時為國效力。

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不要空洞口號

中央政府給澳門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發展定位多年,可是並無得到實質/有效益的發展,表面上原因多方面,但實情主要是無論政府和社會,只滿足賭場「財源滾滾」,卻沒有真正「下功夫」提升旅遊質素外,且更惡劣的是肆意妄為破壞澳門街珍貴文化遺產——最大的財富!而這樣的惡劣做法,當局迄今仍不思改進,尤其拆「城牆」,又計劃「移動」十棵百齡古樹,等等的狀況,根本就是與發展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定位「背道而馳」!

政府需深刻檢討今次「處疫」之過

在今次處理「6.18」疫情之「役」,政府的種種不足以至犯錯狀態可謂暴露無遺,當中尤其出現的弱化法治及行政霸道等弊端,而這些狀態,主要是來自長期積聚,「6.18」只是導火線,一旦爆發,對澳門和市民的傷害甚大。

這當中,「禁足令」過於嚴苛,政府及司法機構「依法」行使《傳染病防治法》相關條款,當中涉及「下下動用刑罰」,被質疑有否「過度」狀況、行為與處罰「不對稱」?其中案例,一個市民因在室外空間脫口罩抽煙,即被判涉嫌「違反防疫措施罪」、及判罪名成立,處五個月徒刑緩刑兩年,緩刑條件為一個月之內向特區支付一萬元。有資深大律師認為,這個市民的行為不當,但罪責不至於以「刑事處罰」。

他指出,這是在「12.3」事件後,對市民最嚴苛的處罰(最高是兩年刑期)。「無疑,『12.3』係更嚴厲,實行戒嚴、且軍警隨時可向違令者開槍。但是,『12.3』事件與今次『控疫』,無論歷史及背景和性質係完全不同,『12.3』事件時好似打仗,但依家對付疫症,係醫療的事⋯⋯。」這位法律界人士表示,澳門市民第一次面對這樣疫情下「禁足令」的狀態,政府理應應該以教育為主,「更不應對市民下下『郁動』刑法」。

律師:政府思維是人權高於狗權

另一方面,在「禁足令」下,不但市民的權利自由受到「限制」的狀況被質疑「不合理」,而且還引發對於狗權保護問題的爭議。有律師認為,政府處理疫情的措施,是牽涉許多利益,「那個價值高啲?政府諗是以人的健康安全最高,所以對人要有百分百保障。」所以,作出完全禁狗出街的決定。但是,在法律上,澳門有《動保法》,「同埋政府的思維模式也似乎相當落後,作為文明社會,怎麼在人與狗的關係上,將人放在最高位、狗放在低位呢?這對不少人是難以接受的。」

需真正行法治、推動善治

政府在「6.18社區大爆疫」期間,實行一系列「禁足令」,毫無疑問,對市民造成極大不便。不過,澳門人性格平和聽話,基本上都配合政府。但是,這些措施卻是顯露出行政霸道,甚至警權過大的狀況,這也是為何在「禁足令」中後期,坊間及網上的民怨漸明顯的其中原因。

有社會人士指出,警員「圍爐」抽煙事件,警員不但無事、也沒適時認錯,且警方竟還諸多說辭;然而,一個市民脫口罩抽煙則遭刑罰。這兩件事件一有比較,社會不滿意見馬上出來。「現在是要控疫,政府講到好緊要,但幾個警員卻可以『圍爐』?以邏輯推理,這個病毒對一個抽煙市民與數個警員聚集抽煙,那個傳染性的機會更大呢?答案很明顯啦。」他並認為,當局要「保護」這幾個警員,但代價是影響了警方形象。

最後一說,「疫症」快將三年了,澳門街已經不能再蹉跎歲月了。現在,需要清晰未來路向,這就要政府及市民大眾一同思索,然後踏上可持續發展之路而共同努力。

這篇文章 澳門街出路:拒極左! 最早出現於 論盡媒體 AllAboutMacau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