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在疫下閉環院舍的人員

0
8

在今疫波情,全澳的院舍須實施閉環管理。(相中院舍為示意圖)

特區政府以「保護長者」之名,在6月24日起於本澳36間院舍實施閉環,兩名於院舍工作的人員細訴箇中點滴。有員工表示,院舍進入閉環後曾「被」超時工作,連能夠好好休息的地方都沒有。在脫環後,亦有員工表示,有關返環措施不合理,是在為他/她們「添壓」。當傳媒或工會等為員工反映閉環當中一些欠妥的安排,政府一直以「多謝前線員工」等話語回應,不少員工深感政府在「道德綁架」他/她們,面對種種困境也只好「啞忍」。

閉環脫環倉卒通知 有關指引的作用何在?

無論是通知開始閉環,還是宣佈可以脫環安排等的資訊,政府或院舍在通知員工有關院舍閉環的消息都十分匆忙。Z(化名)是一名在院舍工作了近五年的員工,Z表示,在24號當天,臨收工前一小時才收到要閉環的消息。

對於社工局一直強調有向院舍派發有關指引,Z則稱自己是在閉環前兩三天才收到所謂的指引,而當時局方只稱指引是用作「檢視」,並無提及會實施閉環。

Z又稱,由於自己屬於專業崗位故才能看到有關指引,即使有這指引自己亦不能清楚理解,甚至一些非專業崗位的員工根本不知有這份指引。

閉環下「被」超時工作 好好休息成了「奢望」

院舍工作本就相對繁瑣辛苦,但閉環之下,有部份員工除了日常服務外,還「被」超時工作,而C小姐(化名)則其中一名曾被要求「超時」工作的員工,而「好好休息」只能成了「奢望」。

於本澳一間社福機構屬下院舍工作的C小姐表示,因上級要求,院舍自實施閉環以來,機構轄下所有長者院舍及復康院舍的員工均需每天晚上9時至10時參與視像會議,已持續了三十多天。

C小姐稱,有關的會議是需要作考勤記錄,但有上司將其解釋為「交流」、「心理支援」,並不計入工時。

經過一天的工作後,院舍員工不一定能好好地休息。院舍閉環後,不少員工反映休息環境惡劣。Z指出,自「618爆疫」後珠澳「封關」,非本地員工在閉環前早就需要在院舍暫住,他/她們當時只能「瞓地下」,用紙皮、垃圾袋凑合著當床墊。但閉環後,不少院舍仍沒有提早準備地方及相關配套,Z和C小姐都稱,閉環初期,他/她們也只能「瞓地下」。

Z稱,由於休息地方和院友活動空間有重疊,即使在非工作時間也不能好好地休息。然而,一些新建的院舍,空間足夠,其員工每人則可在獨立床位休息。

社工局後來亦為院舍提供摺床,但有員工指出,該摺床無法穩妥地放上床墊,而且摺床本身並不平穩,故也不能使用。

有院舍員工表示,社工局曾向院舍提供一種摺床,然而這床放不下床墊且不穩,故有員工只好選睡地下。

離環輪休須用大假

放假、輪休對僱員而言是再平常之事。然而C小姐則稱,員工若想要出環輪休要付出「好高成本」。「佢哋成日用政府口吻話:『無人唔俾你哋出嚟,你可輪流出環輪休』。然而,員工一年只有12天大假,每次輪休回家只可以最多7天,而輪休是用大假的,而每星期的周休要留在院舍內。」

自八月初進入「穩定期」後,院舍員工可選擇脫環,但員工在離環後再上班須每日的核檢和快測。Z亦稱,員工離環後再上班工作被要求穿上保護衣、配戴面罩、N95口罩等,批評此等安排其實「無必要」。

C小姐則稱,一些不合理的安排是「一層壓一層」,面對無停過的快速檢測和核檢,再加上恆常醫療、護理、心理工作,令到院舍員工們身心俱疲。作為院舍員工亦能無奈接受和配合,只能「啞忍」、「克制情緒」。

然而「工作是為了改善生活,而不是令生活更差」,C小姐如是說。

院舍員工:被「道德綁架」在院舍內,只能「啞忍」。(院舍示意資料相片)

以「道德綁架」困境 只好逆來順受

當前線人員在閉環下的身心疲困,發出求助時,先有山頂醫務主任李偉成以「我哋嘅員工其實係好優秀,佢哋唔會有怨言。」來回應前線醫護工作壓力「爆煲」的情況,後有社工局多次用「多謝」和「正在積極研究方案」來回應院舍人員辛酸。

不少院舍員工都覺得社工局在「道德绑架」,「一句『多謝』唔係大哂,不如留啖氣做返啲實際嘅改善?」更有院舍員工批評,每次看到當局對院舍員工致以感謝以及稱員工都能理解時,都感到反感。

除了對社工局部分回應感到反感外,李偉成在7月7日疫情記招上就院舍閉環影響員工情緒,道出院友健康是優於員工情緒的回應,令這一眾院舍人員感氣餒、失望及難過。

李偉成表示,「院舍閉環管理目的是要保護入住院舍的長者⋯⋯益處大於員工因閉環而影響的心理」。

Z表示,當時在聽到這句回應後「對政府徹底失望」,而C小姐更稱會「永遠記得」這句話。

倘若再度閉環 冀政府能及時通知和優化實施

被問及到如未來需再次閉環,政府應如何優化措施。C小姐表示,政府可以提早通知有關消息讓員工做好準備。Z則稱,理解政府實施閉環的原意,但希望政府可以在實行上做得更好。

這篇文章 「被困」在疫下閉環院舍的人員 最早出現於 論盡媒體 AllAboutMacau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