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腔回應未達國際水平 周庭希:踩晒地雷都唔知

0
12

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下稱委員會)一連三日舉行會議,曾經身處日內瓦現場的澳門研究小組召集人周庭希以「踩晒地雷都唔知」來形容澳門官員於會上的表現,「(官員)自己不覺,但其實是出醜國際,不是他們只用澳門的官方回應去回答,而是他們的一套概念、認識未達國際水平。」

性別身份絕對不是選擇

周庭希表示,澳門官方回應委員會的疑問時,慣用官腔,當中一些官腔不會「出事」,但一些官腔則不符合國際期望或水平。他舉例,會議第二天,委員質疑澳門沒有制定全面的反歧視法,某官員(法務局局長劉德學)回應「透過學校教導學生尊重不同人的『選擇』」,有關說法隨即讓委員以為翻譯出現問題,「性別、身份認同、跨性別、性傾向大部份並不是選擇,我有沒有聽錯?」

澳門研究小組召集人周庭希

周庭希說,性別、身份方面受先天及後天影響方面,目前存在很多辯論,但在性別身份問題上,較強的論調是「絕對不是一種選擇」,「因為她/他們較小的時候,就已經排斥自己被社會建構的身份當中,包括跨性別人為例,生出來的時候有男性的身軀,但想做女性,很小的時候已排斥男生的玩具,而想穿裙。」

周庭希表示,澳門官員的回應反映他們對性別議題、人權的認識未達國際水平,用澳門的官腔回應,實際上「踩晒地雷都唔知」。

外傭不納入最低工資言論惹質疑

另外,對於委員會質疑為何外傭被不納入最低工資保障當中時,勞工局副局長陳俊宇回應「請家傭的人的目的不是為了盈利」。周庭希表示,委員會事後對此反應震驚,質疑政府的說法是否意味慈善團體或非牟利機構就可以合理剝削員工?

「不是以非盈利為目的,就可以合理化對工人的剝削。」周庭希說,當一涉及聘用的時候,無論目的為何,都不可以剝削工人,「這些東西澳門官員踩晒地雷,大部分官腔,有部份用『澳門視覺』想出來的官腔,好像解釋得頭頭是道,大家都沒有挑戰。」

「他們準備的官腔愈來愈弱,在我的角度,他們在國際出醜,但自己不是好知道。」他分析,目前社會及傳媒對政府抱有的批判態度愈來愈少,官員面對記者愈來愈友好,在舒服的環境下,平日根本很少會在今次的國際會議上遇到好有挑戰的問題。

澳門特區政府代表團

家暴法不保障同性同居
保障小數的立法不取決於社會共識

在《家暴法》沒保障同性同居的問題上,政府的解釋一直是「沒有取得社會共識」、「當有社會共識就會立法」。周庭希說,部份的國際標準已確立保護小數,根據委員會或其他人權法院的判決,對保障小數的立法,不取決於社會共識,更加不因沒有社會共識,而不去保障小數,因為兩者是有衝突的,而這些觀點已由很多人權專家、機構、法院確立。「群體受歧視時,是被社會多數壓迫,一堆壓迫者問是否保護少數,是自我予盾的,保護小數不需要有社會共識才去行。」

據悉,政府在會上表示有意開展性別包容對話,但當委員會問到當中有何計劃、何時開展時,則未有具體回應。

另外,政府代表在會上提到,天眼系統與人臉識別沒有關係,但政府的新聞稿已曾表明天眼與人臉識別配合使用,而且取得良好成效,故委員會擔心天眼的使用有沒有可能被監察。雖然,《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沒有具體提到政府監控,而提出有關的質疑,主要是基於私人生活權。

周庭希說,公約當中,很多權利是抽象、高層次的,這些權利同政府的那種政策有關,是委員會之後對不同國家及地區的解讀、分析,「基於私隱權,就要看政府監控的東西是否合理。」委員會稍後將會推出結論性觀察,屆時就能真正看到澳門官員的水平。

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現場

親政府社團表述令人誤會

另外,本澳的親政府組織亦嘗試參加相關之審議式會議表達支持政府的看法。在有關網站公開的文件可見,婦聯、青聯,以及澳大法學院教授唐曉晴都有提交報告。周庭希說,有其中一方在會議中聲稱澳門2021年立法會選舉中,選民參與率高,因為有30多萬選民。周庭希引述消息指,聯合國自行查核後發現選民數目並非等同有投票之選民數目,周庭希批評此表述令人誤會。

「一樣就破功,不單幫不到中國唱好澳門故事,還賠上自己的公信力,他們沒有意識知道,審議式會議同交流性會議要求提交的資料的嚴謹程度不一樣。」周庭希說,有關社團原本想表達選民人數自回歸後穩步上升,至2021年選民人數超過32萬,意味著選民未受取消21名立法會候選人資格影響,而事實上,2021年的投票率是歷年來最低。

「這些說法,都不經意地令澳門及民間社團出醜。」他說,香港都有親政府組織在會議中發言,內容則較「穩陣」,他對澳門傳統社團舉行培訓參加國際會議沒有大意見,但就坦言,高估了這些培訓的效果。

這篇文章 官腔回應未達國際水平 周庭希:踩晒地雷都唔知 最早出現於 論盡媒體 AllAboutMacau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