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買平餸 專揀「籮底橙」 劏房戶:鮮菜貴數元已屬大負擔

0
20

【明報專訊】「很多時都是慳啲慳啲買(餸),(街市)早的時候真的不捨得去買,只可以晚一點、在丈夫下班時去……」面對食品價格愈來愈貴,加上租金上調和新冠疫情下收入不穩,基層住戶被「三面夾擊」,有劏房戶買菜會避開最旺時段,也有劏房戶買菜時會揀「籮底橙」,指新鮮菜價貴數元,對他們而言已是沉重負擔。

食品貴屋租升收入減 三面夾擊

陳女士與丈夫及6歲兒子住在旺角150呎唐六樓劏房已6年,她說去年租金5100元,業主趁今年初實施劏房租管前與她簽新約,加租至5600元。她指丈夫任裝修工人,月入9000元至1.1萬元,她在疫情前當銷售員,月入1.5萬至1.6萬元,原本「兩個人加起來3萬元很好用」,兒子則交由不同住的父母照顧。疫情爆發後,她為免染疫,辭職照顧兒子,但今年3月全家仍不幸中招,丈夫10多天沒工開,收入僅夠交租,只能向社協申領食物援助。

陳女士說,連麵包和即食麵都貴了很多,為了盡量省錢,很多時都會晚一點才到街市買菜,亦會靠親友從內地寄來食物;不過培育孩子不能慳,兒子上游泳班和英文班,每月支出要2000多元。

「兩磅雞翼25變33元」 唯有分3餐吃

另一名陳女士與一對子女住在葵涌150呎劏房,現時每月領取1.2萬元綜援,其中7000元交租,5000元應付日常開支;她指物價愈來愈高,兩年前在超市買一排10卷廁紙只需20多元,現在要30多元;兩年前凍肉店買兩磅雞翼只需25元,如今要33元,唯有「慳住食」,買兩磅分3餐吃,而平時買菜也只買「籮底橙」,「雖然只是貴幾蚊,但對我們來說,長遠負擔就很重」。

其他開支方面,她指疫情期間女兒難跟上學習進度,需每周花100元為女兒補習。此外女兒有學習小提琴,已考到6級,「因為她對小提琴有興趣,再辛苦都想慳一點,也想讓她學到8級」,惟小提琴課每年都加價,去年250元一堂,今年已加到300元。

相關字詞﹕通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