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苗栗縣長移工禁令公然歧視禁止社福移工外出將嚴重衝擊長照需求家庭

0
99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文/台灣人權促進會

「病毒才是真敵人」已經是台灣政府民間從上到下一再呼籲的觀念,但苗栗縣長徐耀昌因縣內三家電子廠爆發群聚感染,就跳過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擅自在臉書公佈「全縣所有移工禁止外出」的禁令。針對苗栗縣長這項根本上歧視外籍移工,且毫不區分移工工作類別的強制禁令,台灣人權促進會表示嚴正抗議,呼籲苗栗縣長立即收回禁令,依法回歸指揮中心之「監督、指揮、輔導及考核」。

病毒不會選人,但歧視性的防疫措施比病毒更可怕

苗栗縣近期因為包括京元電、超豐、與智邦在內的三家電子廠相繼傳出廠內群聚,造成確診案例爆增高達兩百六十多例,儘管本國籍員工與外國籍員工都有確診案例,三家電子廠內的外國籍移工確診人數高於本國籍,尚未調查出確切因素,就禁止全部移工外出,突顯出外籍員工長期被迫生活在容易群聚感染環境的問題,一旦疫情爆發感染風險就比較本國籍員工高。苗栗縣長完全不考慮移工是否為被匡列需自主隔離者、或需要進行自主健康管理者,就將所有移工視為潛在確診者,禁止全部移工外出,突顯出病毒不會選人,但毫無人權意識甚至歧視外籍員工比台灣員工低一階的政府措施,比病毒更可怕。

苗栗縣長徐耀昌面對縣內這一波電子廠大規模確診緊急狀況,竟然跳過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的指示,在6月7日於其臉書公佈獨步全國的「全縣移工禁止外出」之禁令,禁令內容包括全縣所有移工在工作以外的時間都禁止外出、生活採買要由專人負責、上下班移動要由業者與仲介負責接送、以及警察單位加強查察,這些措施顯見苗栗縣政府將全部外籍員工當成傳染源。究竟苗栗縣長徐耀昌一意孤行的強制性措施,是否已依《傳染病防治法》獲得指揮中心的同意,副指揮官內政部次長陳宗彥在6月8日接受媒體訪問時,並沒有正面回應。

移工禁令將衝擊有長照需求的家庭

根據勞動部2021年4月底苗栗縣外籍移工的最新人數統計,總共有22,914位移工,其中包含產業移工15,531人,由於苗栗縣不是漁業產業的主要縣市,所以產業移工中只有66位的船員漁工,至於苗栗縣內主要從事長照工作的社福移工共7,383人,這七千多位移工就相當於有七千多個有長照需求的家庭。事實上,每一位社福移工幾乎都是單獨在雇主家照顧台灣人的長輩,協助長輩採買生活必需品、陪伴長輩就醫幾乎是每個社福移工的工作內容。苗栗縣對於移工歧視性的禁令,無異於嚴重衝擊這七千多個家庭的長照需求。

苗栗禁令針對全縣移工,就是歧視所有移工都是潛在確診者

台灣目前仍維持全國三級警戒,即便真的嚴重到四級,相關的措施也係「非必要不得外出(採購食物、醫療、必要之工作需求除外)」,並非完全禁止人民外出。再者,如果徐縣長擅自判斷現在苗栗縣已經達到四級的話,指揮中心所規定的防疫警戒標準與因應事項也是「針對嚴重疫情的縣市,實施區域的封鎖。管制人員出入,民眾留在家中不外出。」並非針對不同國籍者施以禁令。試問,對於未確診、未受匡列的移工一概施以實施禁止外出之禁令,苗栗縣政府將如何規定縣內其他本國籍電子廠員工?

退萬步言,今天苗栗三家電子廠群聚感染,縣長的正辦應該是遵照指揮中心之「監督、指揮、輔導及考核」,確實對確診案例給予必要的醫療,以及詳實追蹤受匡列之接觸者與進行必要隔離措施,完全不應該將全縣近兩萬三千多位移工都進行歧視性對待。本會必須再次呼籲,能夠讓台灣脫離三級甚至穩定回歸日常生活的關鍵,絕對是基於透明、問責、與信任的防疫措施,任何容易製造恐慌、猜疑、甚至獵巫的措施,都是不利防疫甚至是加速疫情的溫床。因此,我們呼籲苗栗縣長立即撤銷這個歧視禁令。

移工來自各國,在其國內也可能使用著不同的母語、方言,語言溝通一直是重要的問題,移工一直都有通譯需求,政府提供的防疫的指引需知對於移工非常重要,政府的防疫政策若能更全面,應能避免重蹈這次歧視性的施政的覆轍。

這篇文章 【聲明】苗栗縣長移工禁令公然歧視禁止社福移工外出將嚴重衝擊長照需求家庭 最早出現於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