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法到國安法 港法制能適應 馬道立:普通法制可跨越2047

0
13

【明報專訊】法治篇

《基本法》列明,香港特區司法機關行使審判權,原有司法體制除因設立終審法院而產生變化外,予以保留。香港回歸以來,法治面對不同挑戰,由早年人大釋法爭議,到近年法官裁決受到不同政見人士投訴,至2020年人大頒布《港區國安法》等事件,重塑本港法治生態。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馬道立接受本報訪問,談及對法治及法制未來看法,他說對香港法制有信心,相信普通法制可跨越2047年。

明報記者 林勵明日預告:曾鈺成談京港期望落差關注「國安法影響法制否」無可厚非籲待終院處理

香港回歸25年來經歷國安法立法及人大釋法等。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馬道立說,公眾關注國安法下有否影響普通法制度是無可厚非,但認為應留待終院處理多宗國安法案件時才可判斷。

馬道立在訪問中多番提及,普通法法庭是引用法律斷案。同樣在國安法下,他說法庭的角色,與處理其他案件一樣是以同一套方式詮釋法律,包括考慮基本法及國安法訂明的人權保障,確保被告可獲公平審訊。他說,法庭角色不是判斷一套法律的好壞,而是詮釋及引用法律斷案。他說:「例如我不會說是否喜歡《貨品售賣條例》 或遺囑法,我們並非關注喜歡一條法律與否,而是怎樣最好地詮釋一條法律。」

法庭詮釋引用 不判斷法律好壞

即使有人視國安法為給政府及執法當局「優勢」,馬道立說不代表法庭處理國安法案件不公平。「如果審視法律後,一方有優勢而勝訴,這不是偏頗,可能公眾未必理解這些微差別。我認為要看的不止是法律意思,而是待遇是否有別,例如一方是政府預設一定贏,另一方一定輸。」

國安法下收緊保釋門檻,部分被告扣押逾一年。馬道立說從法庭角度而言,不論案件性質,被告審訊前長期拘押當然不是好事,應盡早審理,而國安法法官也有公開表達。他說,國安法的確改變了保釋規定,但只是改變刑事法下一個特定安排,至於國安法對普通法影響孰好孰壞,他說提出相關問題無可厚非,但要留待終院日後審理多宗國安法案件時判斷。一如屬大陸法的基本法與普通法銜接問題,他說同類挑戰從來存在,只能動手解決。

馬道立去年初退任首席法官,在終院任內經歷2014年佔領中環事件及2019年反修例風波,也處理多宗憲制及人權案件,包括立法會剪布案、黃之鋒公民廣場案、較近期的蒙面法案件等,在前年國安法立法半年後退休。回顧過去10年帶領司法機構,他說任內其中一個主要挑戰,是希望令公眾明白法庭裁決不涉政治。

不能以判決論斷有否法治過程理據亦重要

馬道立希望社會明白法庭審案時並無考慮政治因素,但認為社會往往混淆法律與政治,一方認為被告不應被控,另一方可能認為早應入獄。他提醒,不能只以判決結果論斷香港是否有法治,法庭審理的過程及理據同樣重要。他舉例,終院審理黃之鋒的案件後,不同政治陣營都批評,「雖然有笑話指如果所有人都批評,大概就是做對了,但這正正反映人們不能將法律與政治分開」。

馬道立2016年左右在公開演說中多提及尊重他人及互相包容等概念,他稱這是刻意加入的概念,因為一方面社會集中個人權利及自由,這些東西固然重要,與此同時,他希望提醒行使個人權利時也有限度,往往就是不影響他人,例如享有集會自由,也要考慮他人的安全及權利。

人大釋法「存在且合法」 無損司法獨立

人大常委會在回歸後5次釋法,包括居港權及宣誓要求等。馬道立說,撇除政治爭議,可以理解釋法的出發點。至於釋法是否影響司法獨立,他說雖然這問題合理,但人大釋法對法院有約束力,「它存在且是合法」,「如果有人假設司法獨立因此受損,我的答案會是這完全不成立」。

盼公眾了解法庭程序「倘思考完無信心也無辦法」

馬道立說,社會有沒有法治,除了保障權利及司法獨立外,最終是看個人是否對一個地方有信心及感覺安全而留下來,安居樂業。他說,不止是呼籲公眾相信法庭,而是一如任內多次呼籲,希望公眾了解法庭運作、程序是否公平、判決理據及同類裁決一致性,然後自行判斷香港是否有法治,相信屆時會對香港法律制度有信心。

展望一國兩制「下半場」,馬道立說普通法制度一向適應新情况,只要社會、法律界、政府努力去維繫,有信心可維持多不止25年,並希望更多人了解及明白法律制度。「如果思考一番之後,你認為對香港沒信心,覺得英國、加拿大或其他地方比較好,這也無辦法,不論對錯,至少你有思考過。我認為,法律對社會及人們重要性,比我們想像中更重要。」馬道立形容自己是樂觀者,對香港法制仍有信心,相信普通法制可跨越2047年。

(回歸25年 危與機)

■明報報料熱線﹕[email protected] / 9181 4676

相關字詞﹕回歸2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