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修逃犯例無錯 主事官員解說不足 學者指矛頭對準李家超 候任辦:歷史有公論

0
5

【明報專訊】行政長官林鄭月娥餘下任期不足3周,她昨日形容現時心情如釋重負,回顧2019年推動修訂《逃犯條例》的工作,她說不認為特區政府推動修例有錯失,認為是當時主事官員沒有認真解說,錯失向市民解釋的機會。保安局前局長、立法會議員黎棟國認為,政府是一個團隊,互相補位、支持,修例是整個問責團隊的共同決定。浸大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說,修例風波是林太任內最大施政失敗,認為她昨天的說法是為自己辯解,進一步為自己「洗底」,並將矛頭對準繼續留低的人,即候任特首李家超,企圖將市民對修例風波的負面情緒帶到李的政府。

本報向特首辦查詢林太口中修訂《逃犯條例》的「主事官員」是否指時任保安局長、候任特首李家超及律政司長鄭若驊,至截稿前未有回覆。候任特首辦回覆稱,修例風波涉及多方元素,歷史自有公論,此立場已在不同場合表達過。律政司長辦公室至截稿前未有回應。

「無出過清晰Q&A 數月失很多解釋機會」

離任在即的林鄭月娥昨日接受港台《星期六問責》訪問,她說現時心情如釋重負,覺得過去5年很充實,但可惜過去3年受「很多事」影響,「正正經經做行政長官想做的事只有兩年」。林鄭月娥任內推動《逃犯條例》修例,引發香港回歸以來最大政治風波,她說不認為特區政府推動修例有錯失,現時仍認為要推條例,當時為事件致歉,是因為當時的解說工作做得不好,「我們的主事官員沒有認真解釋、甚至沒出過清晰的Q&A(問答)、簡單的文件,尤其是一份那麼法律性的文件,那幾個月錯失了很多向市民解釋的機會,到後期已經太遲,別人的文宣工作已經排山倒海。如果大家記得,當日有微電影反對條例,這不是偶然的,我沒為做這條條例而認為特區政府有錯失」。

指有人離間公僕 傳媒放大官員言論致壓抑

本港過去兩年多受疫情衝擊,林鄭月娥承認保護長者做得不好,但不認同公務員表現差,「社會上時常都有些人想挑撥離間,挑撥離間公務員和市民,挑撥離間公職人員系統中的高層和前線同事」。她另在接受港台專訪時表示,公務員編制有近20萬人,難保當中有工作表現不優勝的公務員,但強調本港仍有一支優秀的公務員隊伍。她說,除立法會的政治內耗外,傳媒及意見領袖亦放大官員言論及措施,令官員壓抑個人潛能,未敢突破及創新,只選擇做自己的本分。她又認為公務員經過宣誓效忠後,更深入了解一國兩制下公務員扮演的角色。

稱籌組智庫等於干預當屆政府 不考慮

前特首董建華和梁振英卸任後都擔任政協副主席,晉身國家領導人,又籌組智庫。被問離任後會否也擔任政協副主席,林鄭月娥說不回答假設問題,又說自己沒有野心。至於會否籌組智庫,她說一定不會考慮,「(籌組智庫)等於干預,甚至影響當屆政府工作……我又無班底,又無搞手,又無代言人,我只是一個人,去到哪個公職的位置,那些同事就是我的班底,但我沒有個人的班底,所以也沒有能力籌組智庫。我相信每一屆政府都有自己對於施政和政策的看法,不過現屆政府有很多工作需要延續,最明顯就是北部都會區」。

黎棟國:修例是整個問責團隊決定

對於林鄭月娥的說法是否有推卸責任之嫌,黎棟國表示「見仁見智」,認為不同立場的人有不同反應。至於修訂《逃犯條例》引起的風波,林太是否有責,黎棟國稱政府是一個團隊,互相補位、支持,認為整件事的發生是整個問責團隊的共同決定。他又說,香港有批評聲音是無可避免,關鍵是公務員處事能否守住自己的責任,將有用的批評轉化成動力,這視乎不同人的心態。

陳家洛認為,林太是修例事件中的領袖人物,市民不會同意她將事件歸咎於「主事官員」沒有認真解釋。他形容林太將矛頭指向留下來的候任者,做法拙劣而愚蠢,亦反映她沒有反省自身的問題。

至於林鄭月娥稱不會籌組智庫,原因是這等於干預當屆政府工作,而前特首董建華及梁振英卸任後分別成立智庫「團結香港基金」及「大灣區國際信息科技協會」,本報向二人的前任行政長官辦公室查詢,至截稿前未獲回應。

■明報報料熱線﹕[email protected] / 9181 4676

相關字詞﹕修例風波 逃犯條例 李家超 林鄭月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