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慶悅︰澳門旅遊產品多元唯缺內涵文化

0
25

新冠疫情已持續兩年多,對澳門經濟造成嚴重打擊,不少人期盼疫情盡快消失,澳門經濟復甦就可走完「最後一里」路,然而,假若疫情過去,澳門的經濟是否就可迅速V型反彈呢?傳新澳門協會副理事長甄慶悅認為,疫情消失後,整個世界會變了樣,澳門亦不會再有三千多萬人次的旅客量,再加上博企亦會各出奇謀地「搶客」,中小企的生存環境會受到很大壓力,經濟復甦之路並不容易。

澳門作為一個產業單一的旅遊城市,未來除了要保住內地的客源市場,亦要更努力吸引更多海外旅客來澳,只有將澳門的歷史文化遺產保育好,才能吸引高端的國際旅客。甄慶悅認為,特區政府若再不重視歷史文化的保育工作,甚至還抱持「拆之而後快」的「自殺式」發展思維,將來澳門的旅遊將難以在國際市場上競爭。

傳新澳門協會副理事長甄慶悅

中小企生存空間將受博企進一步擠壓

博彩旅遊一直都是澳門的龍頭產業,而「博彩旅遊」故名思義,即以博彩業帶動旅遊業,再輻射到各行各業。甄慶悅認為,疫情之後,再加上博彩業發生重大改變,以及中央政策的影響,澳門日後的發展方向只能調整為旅遊行先,博彩只是旅遊的其中一個元素。澳門要經濟復甦,博企財雄勢大,精英雲集,有較強能力適應市場快速的變化,只要有足夠的生存空間,其實無需過份擔心,但純粹的旅遊卻會「好大鑊」。

「一間度假村已經可以滿足晒衣食住行,娛樂購物所有嘢,澳門半島的吸引力已經不及路氹金光大道,內地旅客一抵澳,就有車送到去金光大道,旅客更少誘因在澳門半島活動,咁澳門半島的旅遊點搞呢?中小企的生存空間會受到好大壓力。」甄慶悅說,以往澳門的旅客量龐大,雖然中小企一直呻旺丁不旺財,但總會有一些消費能夠惠及商戶。然而,將來澳門不可能再有三千多萬人次的旅客量,加上博企會用盡法寶「搶客」,並集中資源發展路氹金光大道,金光大道的吸客能力越來越強,中小企的生存空間會進一步受到擠壓。

唯保育推廣歷史文化是出路

日後博彩業帶動不足,甚至搶客有餘,澳門中小企的生存空間只有靠澳門半島的旅遊帶動,隨著中央政策越收越緊,內地旅客量肯定會大減,擴大國際客源或成澳門唯一出路。甄慶悅坦言,澳門的旅遊產品已經很多元,但唯獨欠缺文化內涵,「將來就係靠呢樣食糊」。「我哋依家要吸引多元旅客,尤其是多元旅客當中的高端旅客,而高端旅客的要求就係要有文化、內涵既嘢,但呢啲嘢在澳門就逐步消失緊。」

他指出,澳門過去十多年的歷史文化保育大多流於口號,並沒有切實執行,政府甚至帶頭破壞一些獨一無二的歷史建築和景觀。例如優美的西望洋山景觀,明明南灣湖的司法機構只要建少一層,就已經可以保護到景觀,但政府偏要與社會「拗頸」;法定文物六國飯店甚至整棟消失了;荔枝碗船廠是華南地區最大規模的船廠建築群,但因政府缺乏保育變得殘破不堪,當年若不是民間強烈反對,政府更想「拆之而後快」。他說,再好的酒店有錢就可以建成,「人哋三亞有私人海灘,你澳門做到咩?」但一些歷史文化遺產若受到破壞或消失,那是再多錢亦無法還原,他形容這種「拆之而後快」的做法是一種「自殺式」發展思維。

城規會委員、法國文化遺產建築師呂澤強,較早前用當局提供的圖片作透視學分析,若有關建築落成後對西望洋山海景觀的影響。

打卡經濟學如阿婆化妝?

近年政府為推動社區旅遊亦大力為舊區添上「紅妝」,期望吸引旅客前往打卡,不少舊區都出現五顏六色的彩虹屋,坊間對此有不同評價。甄慶悅質疑,單單一個廣東省已經有不少彩虹屋,澳門還有必要每一區都要有彩虹屋嗎?「關前街,十月初五街,路環、氹仔、司打口又係咁,北區又係咁。旅客點解仲要黎澳門呢?」

當局大力推廣的彩虹屋,坊間評價不一。

他說,推動社區旅遊沒有問題,但政府要先做好硬件,例如防洪基建,舊區重整美化等等都需要加強工作。「保育澳門歷史文化唔係將溶溶爛爛嘢既去推廣就得,關前街,唔計你油到鬼五馬六,除咗關前街係新嘅,整個區都係溶溶爛爛,其他嘅橫街窄巷都係唔掂。十月初五街都係爛既,有市民話好似阿婆化妝咁,化完陣間就甩曬,化黎有咩用?」

政府在關前街一帶推出「關前薈」,當局認為取得成效。

這篇文章 甄慶悅︰澳門旅遊產品多元唯缺內涵文化 最早出現於 論盡媒體 AllAboutMacau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