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對正義的堅持 是無法放棄的

0
39

這些年,我們不經意丟失了很多,比如服務還是服從,比如正義還是順義,比如主張還是放棄,這都在很大程度上會影響生活,改變我們的生存方式。 生活中,有些主張是需要堅持的!

上海一對男女戶主,稱手握陰性證明,但被上門的警察告知,接到命令要拉他們去隔離,不管你有沒有證明,都得先去方艙醫院。 要複查,進醫院再說。 不去,強制執行! 戶主幾乎崩潰。依我,記下強制執行者的名字,總有一天會追究。這裡,放棄是暫時的。

上海某區街道,因為第二天有大領導來,連夜要求志願者將小區內所有住戶的門上都貼上封條。遭到志願者的反對,要求拿出封門的相關法律指引,有官員稱,志願者可以不做,由街道、居委的工作人員來做。志願者們很霸氣的說,如果要封門,我辭職不做志願者,否則以後無法面對這些鄰居!最終,志願者為小區住戶爭取到了不被封門的權利。

生活中有眾多無奈,有些可以不用較真,該放手時且放手,雖然會影響安排也不一定會影響生活。但有些必須認真對待,往往不僅是影響生活,甚至會影響生命。

孫越買蔥的無奈

看到有個短視頻,孫越買蔥三根。說這個視頻是為蔥做廣告,實際上是我們生活中常遭遇的尷尬。

有一天,孫越要包餃子,來到蔥攤,攤主要他登記,然後問他一遍,關鍵詞是:孫越、買蔥、三根、帶走、現在。

不知為什麼,攤主顯得很為難,叫來小鶴,似乎是一位主管,又問一遍。又是這幾個關鍵詞。問完後說,等一等,要按流程辦。還要請示。

轉頭又叫來一女性領導,再問一遍後,又多問了一句,買蔥幹嘛?孫越回答說,是包餃子。那位女性領導問他肉買了嗎?要他拿出買了肉的證明,這兒的順序是買了肉後才可以買蔥,沒有證明就不能買蔥。

孫越說,肉攤也這麼說,我該怎麼辦呢?女領導說,我們是二個部門,各管各的,你沒有證明,我就不能賣蔥給你。

氣的孫越轉頭就走,不買蔥了。遇到官僚,找不到正義,可以不買蔥,但有的時候,你就走不了的。

有些主張無奈的放棄了

話說,上海有一家庭,開門迎來了警察,稱接到疾控中心指示,說你們都陽性要去隔離,但去哪裡不知。配合就走,不配合就強制執行。疾控中心沒有出具陽性報告,只是一通電話。

但該家庭男女戶主說,是檢測醫院搞錯了,正在投訴覆核,而且接到了電話短信是陰性的。「我們有報告,是陰性」。

警察說,我接到的命令,就是把你帶走,不是跟你們討論,我不需要看你們的報告。你可以進去隔離後再申訴,我的任務就是帶你們走。

警察執法,執行命令,沒有任何可以討論的餘地。他不管發給他的命令是否有錯,也不管他要帶走的人手上有陰性報告。這當中,要麼是他的命令有錯,要麼就是男女戶主手上是假報告。

但該位執法者一點都沒有想要搞搞清楚的意思,前面發生了什麼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他都不在乎。正像不願意賣蔥給孫越的那位女領導所說,我只管我這一塊,其它的不管,我們是二個部門。

只要完成我要做的,其它是死是活都可以不管,典型的官僚。否則就是強行拖走。因為有權,最終警察贏了,男女戶主只能乖乖跟着走,為避免吃苦頭了,強權面前只能低頭。他們搞錯了也是對的,因為他們只管自己,不管正義,沒有幫你糾錯的義務。

有的堅持是不能放棄的

這還算好,孫越買不成蔥,最多回家包餃子肉餡中不放蔥,也能湊合。男女戶主被強行拖行方艙醫院,最多的可能是原來陰性感染後變陽性,受苦十來天。但有一種正義,你是不得不堅持的。不堅持,連命都沒有。

看到一個段子。稱有個陰陽悖論的哲學問題,想看看怎麼解?

火葬場來拉人,稱接到通知:你已經死了,我們要把你帶走!

那人:我沒死,活着!

火葬場:我們收到消息,你已經死了!必須帶走!

那人:給我看死亡證明!醫院搞錯了!我們能證明我們還活着!

火葬場:我們只是執行火葬的命令。你能證明你活着的話,拉進去以後可以申訴。

那人:我被燒掉了,怎麼證明我活着?請你們複查我是不是活着!

火葬場:你去還是不去?

那人:不去!

火葬場:強制執行!

有的時候,放棄,就是丟命。

The post 生活中對正義的堅持 是無法放棄的 first appeared on 超訊國際傳媒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