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生抗爭基地蓬萊舍被改建套房 自救會前往監察院要求調查

0
13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圖:自救會在2/28發起「守夜蓬萊舍」抗爭行動

文/公庫記者楊鵑如

說好的「樂生保存運動紀念館」變成三間套房?樂生保留自救會、青年樂生聯盟與許多民團今(15)天前往監察院陳情,控訴衛福部樂生療養院院方在重建樂生園區工程過程中侵害院民的居住、健康及醫療人權,更違反《文化資產保存法》,要求監察院立刻調查。

青年樂生聯盟成員林秀芃痛批樂生療養院院長施玲娜嚴重違法,不甩行政院核定的「樂生園區整體發展計畫」上位計劃、欺上瞞下的將重要文資空間「蓬萊舍」抗爭紀念館改作三間套房,說要給院民住根本是欺騙社會。

樂生院迫害人權未停歇 人權園區沒人權?

青年樂生聯盟成員林秀芃表示,樂生療養院原本居住上百位院民,從2004年起歷經漢生病病患人權保障及捷運局迫遷等抗爭,好不容易在2007年保留部分續住區。然而2017年起的樂生園區重建工程期間,院方完全沒有向院民召開說明會或公聽會,沒有公文告知,也沒有讓院民參與計畫溝通的管道,因此包含房舍修繕範圍、修繕方式、修繕時程或院民能不能回去使用、是否有中繼替代空間等都一無所知。

林秀芃說,院方更在2月期間以口頭告知樂生院的重要公共設施,包含開會空間「蓬萊舍」以及提供院民換藥復健的「電療中心」要在3/1關閉,要求自救會淨空物品。

自救會在2/28發起「守夜蓬萊舍」抗爭後,3/3由立委洪申翰及王婉諭辦公室與院方召開協調會,要求院方應先停止修繕工程,並向院民說明清楚才能進行,當下院方才說明預計將蓬萊舍規劃成三間套房。

林提到樂生院民剩78人,平均年齡80歲,目前舊院區有39棟院舍及20幾間組合屋,蓬萊舍沒有緊急必要作為多餘的套房。

行政院核定要規劃紀念館 樂生院方不甩?

2017年行政院核定的「樂生園區整體發展計畫」採分階段執行,短中期內應逐年修復院民房舍及重要建築,達成院民安居之目標;長期目標將正式成立「國家漢生病醫療人權園區」。

林秀芃說,行政院上位計劃「樂生園區整體發展計畫」已寫到,蓬萊舍將規劃成為「樂生保存運動紀念館」,展示從 2004 年(民國93年)至今,面對捷運機廠的選址錯誤、以及樂生院民人權再次被剝奪、樂青及院民共同捍衛家園、再到樂生療養院被登錄為歷史建築及世界文化遺產潛力點的漫長過程。今年院方通過的蓬萊舍改建方案完全牴觸上位計劃,使得蓬萊舍原本重要的歷史紋理抹除,更銷毀過去抗爭運動的努力。「是院方欺上瞞下,還是衛福部不管、行政院假裝沒發生人權、文資被破壞?」

88歲的樂生保留自救會會長李添培則表示,自己入院74年,即使從新莊來到監察院陳情非常不方便,也要為了保留樂生蓬萊舍歷史而來說話。他提到漢生病患在國際上交流都是在蓬萊舍進行,國外也少有漢生病療養院開發成別的設施,期望監察院重視本案。

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律師蔡雅瀅認為,蓬萊舍對樂生保存運動來說是充滿歷史意義的公共空間,過去保存運動的會議、活動及座談都在蓬萊舍舉行,就像是朝向世界的大客廳一樣,來自各地的學者專家及運動者親自來到蓬萊舍了解樂生院民經歷,相互溝通。

蔡表示目前院方牴觸《文資法》,蓬萊舍屬歷史建築,符合《文資法》30條第2項,準用《文資法》24條第4項規定「因重要歷史事件或人物所指定之古蹟,其使用或再利用應維持或彰顯原指定之理由與價值。」,且24條第5項對於歷史建築辦理整體性修復及再利用過程中,應分階段舉辦說明會、公聽會,相關資訊應公開,並應通知當地居民參與。

還有人住在樂生院!「工程思維」逼迫居民遷就

「國家花了幾億重建樂生,但是患者所得到的卻是痛苦。」李添培更說,舊院區裡能讓院民復健、換藥治療的醫療中心被關閉,院方要求院民移到一公里外的醫療大樓處理,失去「療養」本意,根本沒有真正讓院民獲得治療、安養。

林秀芃則批評,電療中心現在被當作修繕工人休息室使用,顯現出原本應「以人為本」的衛福部樂生療養院,用執行預算進度為由的「工程思維」,不斷逼迫院民配合修繕建設工程,違反人權。

台大樂生社謝同學則表示,近年世代流行的議題包含主權、環保、長照、轉型正義及歧視等等,他們發現在樂生重建議題上,更是以醫療人權、在地安老、歷史保存的樣貌交織在一起,關心樂生議題關乎著人們往後如何看到這塊土地上所發生的事情。

謝同學說,文資、續住及醫療公共空間使用不是零和關係的方案,政府號稱以民主為本、人權立國,但是卻看到樂生重建上還有很多程序不公開、資訊不對等的狀況發生,一再逼迫樂生阿公、阿嬤遷就政策,而不是從院民需求來思考政策。他期望樂生重建議題能在學校之間造成擴散,讓更多人認知到進步價值不是喊喊口號而已。

相關報導:

2017年4月,自救會向行政院要求通過大平台方案,並號召上凱道,重視重建樂生方案。

2017年10月,捷運局強硬施作高聳陸橋,自救會突襲工地,要求停止施工,捷運局仍認為加速趕工就沒事了。

2019年4月,文化景觀保存區的樂生大門門柱遭強拆,至今未恢復。

2020年2月初,捷運局直說:拆橋、暫緩工程都無法

2020年2月底,傳修繕房舍也迫遷院民?

樂生門口的障礙是什麼?這裡示範

為什麼要蓋緩坡大平台?

樂生保留自救會會長李添培及前會長藍彩雲在監察院陳情。

這篇文章 樂生抗爭基地蓬萊舍被改建套房 自救會前往監察院要求調查 最早出現於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