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去何從? 疫情下菲律賓巴瑤族人的困境與社會歧視

0
46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影片提供/公庫合作伙伴EngageMedia   編譯/洪育增(公庫記者)

本部紀錄片《他們在哪?病毒在哪?》(菲律賓語原文Nasaan sila, Nasaan ang Virus?)由導演Ram Esteban Estael完成,並榮獲菲律賓第四屆基松賓─埃斯坎多電影節」(Quisumbing-Escandor Film Festival,簡稱QEFF)的「基松賓─埃斯坎多大獎」。本片以菲律賓少數族群「巴瑤族」作為主角,探討疫情下巴瑤族人受到的影響與威脅。

巴瑤族是東南亞海洋遊牧民族,又稱巴喬族。主要生活在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海域,並以潛水、捕魚維生,也被稱為「海上吉普賽人」。影片中的主角──Saripa是巴瑤族人,年僅22歲的他來自菲律賓南部的南蘇里高省(Surigao del Sur)丹達市(Tandag city),疫情期間來到阿古桑省(Agusan del Sur)舊金山市(San Francisco)謀生,把乞討來的錢撫養遠在丹達市的家人與孩子。「對我們而言,封城是一段痛苦的日子,祈求上帝能憐憫我們,讓新冠肺炎就此結束。」Saripa提到,丹達市的生活讓他們難以生存,因此決定來到舊金山市討生活,至少可以在路邊乞討到一些金錢與食物,無論是1披索(約台幣0.55元)或5披索,都令他們心存感激。

談起封城至今的生活,Saripa感嘆:「我們確實活下來並且重生,但我們的人生並沒有因此更完整。」他在封城前懷孕,並在去(2020)年1月生產,然而生活受到疫情影響更為不易。Saripa的祖父母在封城期間過世,許多年長者也在傳染感冒後病逝,即便人們總說那些死亡都是新冠肺炎造成的,但Saripa仍舊感到害怕。他認為過往的生活經驗中,並不會有人因為咳嗽等病症致死,然而現在到底什麼是新冠肺炎?他質疑有可能只是政府創造出來的名詞,甚至是總統杜特蒂的一個想法,一切讓人無法明辨真偽。

影片主角Saripa

新冠肺炎的爆發,也讓Saripa的妹妹Karisma不得不來到舊金山市討生活。Karisma年僅18歲,與伴侶結婚又離異,孩子不僅早產,更因確診新冠肺炎過世。即便Karisma瞭解日常生活中必須常洗手、戴口罩與面罩、遵守防疫守則等,他仍認為困頓的生活無法讓他們妥善防疫,甚至病毒是否真實存在?他們也一無所知,導致他們只能相信神,無法相信疫情下的一切能帶他們走向更美好的未來。

談起乞討生活,Karisma深知人們常常對於巴瑤族人手腳健全卻上街乞討的行徑深感不解。四肢完好、身體零殘缺卻不願工作的原因到底是什麼?Karisma直言:「因為這個社會歧視我們。」他提到巴瑤族人常被說是好吃懶做、不愛洗澡、偷竊成癮的民族,身處社會底層的巴瑤族女性甚至不時遭遇強暴等危險,就連夜晚也難以入眠,深怕受到不明男性攻擊。

Karisma提到,即便他們根本沒有偷東西、願意投身職場,仍不被社會所接受,導致他們只能被迫乞討維生。Saripa的丈夫Adamin也表示,人們常常要求巴瑤族人必須自力更生,實際上根本沒有人願意給他們工作,導致他們只能仰賴乞討生活。

Saripa的妹妹Karisma

面對大量巴瑤族人遷居舊金山市生活的狀況,市場檢疫人員、同時也是馬卡蒂市政府社會福利與發展部門(Makati Social Welfare and Development Office,簡稱MSWD) 的Haydee Varron指出,從2020年底開始,馬卡蒂市政府社會福利與發展部門已著手將這群外來移民送回丹達市,他指出巴瑤族人在丹達市有自己的社區聚落,也因此市政府出動卡車載著許多族人「回家」,舊金山市轄下的相關部門也編列相關經費,預計讓這群巴瑤族人有足夠的費用回到丹達市展開新生活。

然而遷移計畫過了一個月之後,巴瑤族人再度回到舊金山市,Haydee說:「我們載他們回去好幾次,但他們仍然回來這裡展開生活。」當地新冠肺炎專案組人員Rolden Recana也提到,無論政府部門如何管理,都無法避免巴瑤族人不使用實名制進出市場、夜宿路邊等行徑,他們只能要求巴瑤族人注意環境衛生與清潔。Rolden認為巴瑤族人之所以一再遷移到舊金山市,即是因為舊金山市民純樸善良,總會施捨食物或錢。「只要他們有食物吃,就不會想太多事情。」Rolden坦言關於巴瑤族人的相關安置等計畫,政府態度較為消極,再加上他從未聽聞巴瑤族人確診新冠肺炎的案例,代表他們免疫系統健全。並沒有受到太嚴重的疫情影響。

面對社會大眾與政府對巴瑤族人的態度,Karisma認為他們並非自願乞討生活,「我們確實跟大家有一樣的血液顏色,只是我們說著不同的語言、來自不同的族群,但我們跟一般人一樣都是神的創造。」他強調巴瑤族人可以投身任何工作,遺憾的是整個社會並不接納他們。他也期待疫情能盡早落幕,回歸不用口罩與面罩的生活。影片尾聲也提到,菲律賓的巴瑤族人口高達47萬,他們被迫處於社會與經濟弱勢。尤其在新冠肺炎期間更無法享有完整的公共衛生服務,也讓他們在這場全球化傳染病中更為弱勢。

Saripa一家人夜宿路邊。

Karisma瞭解日常生活中必須常洗手、戴口罩與面罩、遵守防疫守則等,他認為困頓的生活無法讓他們妥善防疫,甚至病毒是否真實存在?他們也一無所知,導致他們只能相信神。

Saripa一家人享用晚餐。

清晨,Saripa一家人會到附近廢墟找水源洗漱。

這篇文章 何去何從? 疫情下菲律賓巴瑤族人的困境與社會歧視 最早出現於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