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爛時光會客室》第313集:稻江再提停辦,誰顧師生權益?

0
105
《燦爛時光會客室》第313集:稻江再提停辦,誰顧師生權益?

文 / 張芸瑄

今年5月10日,稻江管理學院師生串連嘉義多所大專師生,從校門口步行到縣政府,要求縣府協助保障稻江學生受教權,並呼籲縣府根據政院版《 私校退場條例》草案,積極規劃稻江解散後校產歸公之公用途。

本集燦爛時光會客室節目,邀請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秘書長陳尚志,一同討論稻江管理學院在退場過程中的種種爭議,以及審議中的《私校退場條例》存在著什麼樣的問題?

稻江無預警宣布停辦 再施違法手段惡性退場

學校「停招」意是指停止招生,「停辦」則等同關閉學校。去年5月時稻江無預警宣布停辦、停招,違反教育法令,遭到停辦駁回,只核准停招。然而自宣布停辦後,校方不僅用各種手段逼迫學生轉學,由董事會所指派的校長,也完全不符合大學校長聘用資格。

陳尚志提到,過去高教工會曾邀請南華大學教授謝青龍,參與稻江校長遴選,當時被通知到學校做校務發展報告,去了學校卻找不到人,也找不到地方報告,一問之下,才被告知校務發展報告是在台北舉辦。最終,遴選以無效收場,董事會仍堅持任用違法代理校長,直到今年4月12日,教育部才終於官派代理校長。

學生為自己權益發聲 訴求僅是希望順利完成學業

5月10日的縣府行動訢求,除了要求保障學生「原校畢業」的權利,同時也希望在這過程中校方能確保教學品質。

教育部曾承諾在稻江就讀的二、三、四年級學生能夠「原校畢業」,也就是學生能在原學校的科系完成學業,並拿到原學校文憑。然而,從去年抗議行動到現在,陳尚志認為,雖然教育部並未改口,但也沒有什麼作為,唯一僅是指派代理校長。並說,「學生的訴求很簡單,只是希望能夠找到適合的兼任師資,讓他們能順利完成剩下的學業。」然而,目前學校卻連這點都無法達成。

轉學難道不可行? 為何堅持「原校畢業」?

從稻江宣布停辦至今,校內只剩300多名學生,期間已有不少學生選擇轉學,轉學難道不可行?為何稻江學生仍堅持要「原校畢業」呢?

陳尚志表示,有很多人傳聞稻江有「幽靈學生」,當初招生時,老師跟這些學生表明,可以只繳學費,不用上課仍可以畢業。後來稻江宣告停招停辦後,聽說約有500多名學生轉到吳鳳科大,因而稱之「吳鳳接軌」。

 歡迎訂閱燦爛時光會客室 podcast頻道、 Youtube頻道

他強調,對於這樣僅有學籍,未實質上課的人,辦轉學手續當然容易,但對於一直在稻江認真學習的學生而言,轉學並非易事。學生可能需要重新適應新環境,周圍學校也不一定有合適的科系能就讀。

私校退場爭議不斷 「少子女化」惹的禍?

大學停招可能的兩大主因,一是少子女化,再者是經費問題。私校退場爭議不僅發生在稻江,過去也有許多類似狀況,但難道所有退場案例只能怪罪在「少子女化」?

陳尚志說:「所謂辦不下去,或少子女化,多半都是藉口,藉口背後是所謂成本利潤的考量。一個非營利企業通常會以收支平衡為優先考量,而不是考量利潤有多少,但多半這些想退場的學校,都是以企業經營的思維面對事情,也不會思考如何克服困難。」

另外,他也提到,一般人對於大學的認知,認為大學就是為應屆高中生所設計,未思考到,大學的目的是提供給個社會所有需要知識,或學位的人就讀。在台灣社會中,儘管是四五十歲的社會人士,都可能有進入大學就讀的需求。如今只把焦點放在18到22歲的少子女化,當然就會覺得學校辦不下。

背後有財團支撐 稻江真的沒錢嗎?

陳尚志表示,稻江的土地是跟台糖承租,去年,稻江才將3500萬,等同於「十年」的租金繳給台糖。他質疑,稻江急忙今年停招停辦,卻在去年一次付十年租金,明顯就是要將這塊地做其他用途。

根據現有法規,《私立學校法》的第71條中,提到「已依前條規定停辦所設各私立學校後,經董事會決議及法人主管機關許可,得變更其目的,改辦理其他教育、文化或社會福利事業」。正在審議中的《私校退場條例》,目的之一就是要防堵私校擅自改辦其他事業。

自行停招可規避重組董事? 高教工會:一停招就應由公益董事接手

在政院版《私校退場條例》第十四條指出,專案輔導學校若在三年內仍未改善,即必須停招,同時重組董事會;然而,若遭預警或專案輔導學校是「自行停招」,即可規避重組董事會。

高教工會認為,這顯然是立法漏洞,有心規避重組的董事會只要在處分前「自行停招」,就能維持既有董事組成。並主張,只要學校一停招,就應該由教育部指派的公益董事接手後續職務,包括處理學生受教權,教師安置退撫問題,以及校產處置等。

陳尚志說,這些後續動作都不宜由舊董事會執行。他以永達技術學院的退場為例,指出當時永達董事會不只積欠教師薪資,也未給予資遣費、慰助金,公保年金等。後來,董事會變賣校產拿到六千萬,也未處理問題,而是這些錢拿去清還過去積欠個別董事的債務,。

受專案輔導學校 有其他「後門」可走?

在政院版《私校退場條例》第二十四條中提到,學校在專案輔導期間的的三年內,能夠改辦其他教育、文化或社會福利事業,引發高教工會質疑,這可能讓違規學校有其他「後門」可走。

陳尚志表示,目前看到許多私校為了逃避《私校退場條例》通過做準備,今明兩年可能會有大規模的私校退場。

退場條例能真正保障師生權益嗎?

《私校退場條例》中除了董事會重組,及校產處置問題,同樣備受關注的還有師生權益的保障問題。

針對學生的受教權,陳尚志說:「相信在審議時,行政院或立法院都是出於善意維護師生權益。但問題是他們不了解真正的情況,而會做出奇怪的決定。」如許多學生關心的「原校畢業」,目前政府的處理方式則是傾向讓學生轉學,有學校願意接收就好。

對於教師的工作權,陳尚志則表示,立委可能還不太理解法條,這狀況比較複雜,可能牽涉到退休、年資,或是面臨中年失業等問題。目前立院未能達到共識,而交付黨團協商。

團結力量大 「私」校其實很公共

面對稻江退場案,高教工會過去一年四處奔波,然而,未來私校退場案例只會愈來愈多,高教工會又該如何持續應戰呢?

陳尚志說:「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團結行動。第一,不管是否面臨退場問題,所有私校的師生必須團結,要思考這就是大家共同的處境;第二,公立學校的師生也應該關心此事,目前趨勢來看難保將來不會面臨同樣問題;第三,不管是關心高教議題,或是稍微關心公共議題的人都應該團結行動,一同解決問題。」

最後,主持人管中祥也回應,私立大學的資產不僅在法規上明定為公共資產,其中也有許多來自教育部的補助及納稅人的支持,因而「私」校,不僅只是牽涉私人問題,而是與你我都相關。

這篇文章 《燦爛時光會客室》第313集:稻江再提停辦,誰顧師生權益? 最早出現於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