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飲食道盡同志處境的作品:《昨日的美食》

0
76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日劇版網路海報

文/宋瑞文

《昨日的美食》是2019年由東京電視台推出的BL戲劇,播出後大受好評。同名漫畫原著由吉永史所畫,據說還是「可以當成食譜的漫畫」裡的第一,料理寫實程度無庸置疑。

作品講述律師筧史朗與美髮師矢吹賢二這對男同志伴侶,同居在兩房一廳的公寓中;為了將來養老,筧史朗每日都用精簡的預算,烹調出各式各樣兼顧美味與健康的料理與家常菜,故事就在各式菜色與兩人之間的生活日常中展開(wiki)。(以下賞析含有漫畫版的劇情)

食材中人際關係

史朗因為買菜總是精打細算,成為他建立或維持人際關係時的考量。他和家庭主婦富永佳代子的友情,是從平分一顆超市的特價西瓜開始,後來的發展也大抵如此。從分享的食材種類中,會折射跟其他角色的關係,例如,佳代子的女兒懷孕後,她覺得有些東西不適合孕婦吃就分給史朗。有次史朗花錢跟佳代子對分了桃子,但他其實不喜歡吃,而是賢二喜歡吃的緣故。

這些食材的流轉,有時除了單純反映人物的狀態,有時呈現了人與人之間微妙的互動。史朗工作的地方,上町法律事務所的所長上町美江,往年都會轉送蘋果給兒子一家,但某年卻被媳婦說其實家人不太吃。於是她約史朗出來聊自己跟媳婦的心結,史朗覺得自己在聽人吐苦水,但因為得到了蘋果,而且他能夠處理成可保存的焦糖蘋果醬,因此感到划算。看來廚藝的高低,還會影響人際的往來。

人物關係圖

用飲食呈現的同志親情

史朗的媽媽筧久榮,雖然在史朗出櫃後做了很多功課,但一直不是很清楚性傾向跟性別氣質的差別,在日常的許多小地方,常把男同性戀當成心理女性來理解。例如史朗回家送了精緻的巧克力泡芙,媽媽卻說:「通常是女人才會注意到這種細膩處,沒辦法,誰叫你是”那個”呢。」

在跟媽媽一起按部就班地做料理的時候,史朗媽媽又感嘆地對史朗說:「要是你是女孩的話,像這樣一直記得我說過的話,會是多美好的事情啊。」讓史朗有點無言以對,媽媽隨即又淡淡地補了一句:「不過,我也不是不開心啦。」

類似這樣的情節,是史朗與父母之間,因為同志身份的緣故,有點複雜而又真實的寫照。史朗的父母有時似乎會過度政治正確地,刻意表現出接納的樣子,比方對他強調同志並不可恥云云;但就像上段的描述,偶爾又在不經意的言行裡,讓人格外真實地感到保守姿態。在料理這種有點性別刻板印象的場景,把傳統父母面對性別衝擊的心理,刻劃地入木三分。

不過,若跳脫出櫃議題來看,其實這種新舊思潮交錯的表現,或許只是處在時代夾縫中的許多人,難免會有的矛盾樣子吧。

吃食與性別氣質

相對於媽媽時常用性別氣質表現來審視史朗,史朗自己也因為想要低調、不想出櫃,對於自己的性別氣質表現,斟酌到有點焦慮的程度。

像是史朗在做豆腐沙拉的時候,他心想:「豆腐的擺盤有些雜亂,這樣比較像男人做的菜嗎?還是像歐巴桑做的,反而失去男人的味道。」吃了自己做的草莓果醬感到驚豔之餘,又突然覺得做果醬太娘,「我對做果醬一點興趣都沒有,像橘皮果醬那種複雜的東西我可不會做。」賢二聽了倖倖然地心想:「不會做橘皮果醬又怎樣,從你動手做果醬的那一刻起,就已經註定跟一般男人不同了。」

史朗對性別氣質表現的焦慮,讓他在佳代子家吃西瓜時所表現的心理糾結,成為精彩片段。他覺得自己吃西瓜的樣子太過小心翼翼,怕佳代子看了便知道自己是同志(註1),於是刻意用豪邁的吃法,結果讓佳代子以為他故意在耍性感,是最近社區傳聞中的色狼,誤會他每個動作都是性侵的前奏,尖叫起來,逼得史朗只好當場出櫃,落得適得其反的結果。

飲食與同志人生

在這個以晚餐與同志雙主題的故事裡,兩者時常互為表裡。比方史朗生活的主軸,精打細算地買菜,是因為他覺得同志沒有小孩,要存錢為未來打算。

相對於史朗的精打細算,史朗媽媽卻常贈送他高級食材。有次史朗爸爸因為跟他借錢而感到內疚,讓他想到媽媽亂花錢的習慣。但媽媽亂花錢的源頭,又似乎是因為他出櫃的刺激所致(伴隨加入新興宗教等等),想到這裡,他總是有身為同志的罪惡感,於是決定再擠出預算,給父母補貼家用。

這種身為同志,類似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的罪惡感,不時浮現在故事中。當老家跟隔壁生了孫子的鄰居一起做年糕時,史朗就會覺得,父母把隔壁的孫子當成自己的在疼愛。不過年糕做得太多,老人家吃不完,而他能用廚藝盡量變化菜色消耗掉,也算是一種對遺憾的承受能力吧。

吃飯與彌補關係

在很多家庭劇裡,「吃飯吧。」是一句能夠結束爭執的、溫暖的話,在《昨日的美食》裡也是如此。當史朗抱怨賢二對外洩漏他們身為同志情侶的事實,賢二哀怨地說,一般異性戀情侶都可以放閃光,讓史朗一時無語,便說了聲:「吃飯吧。」巧妙地同時表現了同志處境與家庭溫暖。

吃飯跟料理的型式,也常常讓思考關係的史朗別有一番體悟。自己一個人煮一個人吃的時候,常常做得比外食豐盛,大飽口福。但為倆人煮吃的時候,就特別意識到健康,藉由多樣的配菜,減少碳水化合物的攝取,進而珍惜對方的存在。

就像任何讓人投入的興趣一般,做菜可以讓人感到平靜。這點又因為史朗是律師,時常要處理各種複雜紛亂的人事,而顯得遠離塵囂。

例如史朗有一位失婚媽媽客戶,因為精神不太穩定,不被允許探視權,是史朗犧牲假日陪同,才得以從遠處遙望骨肉。就這樣,史朗耗掉了三年的假日。挽救世間的遺憾,是如此不易;而在背後支撐著人們的煮吃與闔家用餐,又是如此難得。

小結 同志戲劇與次文化

隨著社會的逐漸解放,同志戲劇也越來越豐富多元。從早年扁平的娘娘腔腳色,到近年看不完的BL劇,同志戲劇可以說是從黑白走向了多彩,讓觀眾邊看戲邊深入淺出地認識了同志的處境。

而在同志戲劇越來越多的同時,對於這類劇目的本質與表現形式,也成為創作的課題。「同志戲劇是什麼呢?」以同志為主角的戲就算嗎?「怎麼表現同志呢?」有同性的戀人就好?要有平權意識?要做成「我們(跟異性戀)的愛都一樣」?還是表現同志的次文化?在同志劇目越來越多的現在,或許作者與觀眾都還在摸索與發展。

大部分人的身上,都有主流與邊緣的部分。史朗是一個擔心自己太娘,又跟主流同志文化格格不入的同志。故事明確地介紹了男同志的主流外形(註2),例如短髮、蓄鬍、能突顯肌肉的背心等等,而史朗完全不是這樣。

這點在日劇版裡尤其突顯。史朗說自己在男同志圈裡並不吃香時,因為飾演角色的西島秀俊是大帥哥,讓很多異性戀觀眾感到不解,還要同志觀眾出來說明,男同志圈內的主流為何,例如魁梧、大肚,有肌肉又蓄鬍的「熊」等等。

史朗喜歡的女演員,也不是同志圈偏好的類型。一般日本同志可能喜歡中森明菜、松田聖子等個人色彩強烈的歌手,而史朗喜歡的是,有性感泳裝照,單純可愛美麗的女演員。因而讓賢二懷疑他,其實有雙性戀的傾向。還說要吃蘿蔔。

賢二要吃的蘿蔔,是有涵意的。蘿蔔在日文裡,有演技差的演員的涵意。於是,在昨日的美食裡,既有家庭的溫暖,也有對「情敵」的妒意(吃掉情敵?)。作者說故事與掌握飲食文化的能力,簡直是天才詩人等級的啊。

教學應用

日本的同志戲劇(註3),有床戲激烈的「情色小說家」,也有像《昨日的美食》這樣,連接吻的場景都沒有,卻引人入勝的眷永小品。藉由同志處境跟飲食功能的相互映襯,觀眾既認識了同志的人生課題,也在買菜做菜之間,見識到人際運作裡的微妙。

由於尺度不同,教師若有興趣推薦給同學,前者可能比較適合大學以上,後者應該國中生都可以欣賞。常言道,歧視是由於不了解,很多時候,一般人身邊若沒有同志朋友,單看有色眼光的新聞報導,不經意地就容易妖魔化,而《昨日的美食》是一部非常家常的同志作品,可以說闔家觀賞也很適合,在這裡推薦給想要讓同學認識同志的教師朋友。

*原載於性別平等教育季刊95期。

註1:日劇《昨日的美食》精彩片段,吃西瓜。

註2:同志的主流外形,例如”碩大的體型,在男同志圈受歡迎的緣故。”(從天菜到洗腎截肢──日本老同運動之族群特殊性)

註3:日本同志戲劇的發展,可參考”最近的日劇不一樣,探討同志議題的日劇精選,小清新或激情都是愛的表現!“等文章。

這篇文章 用飲食道盡同志處境的作品:《昨日的美食》 最早出現於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