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錦祥:「國安教育課程框架」與名校學生大逃亡

0
109
梁錦祥:香港沒有房屋問題 只有著草移民問題

有了教育局的《香港國家安全教育課程框架》,本地移民或留學中介公司更加不用賣廣告了,必定有更多家長主動查詢移民及就學計劃。教育局之前發布了十一個相關科目的國家安全教育課程框架,昨日(五月二十六日)公布餘下四個科目的框架,包括:中國歷史、歷史、生活與社會、經濟。我們這些資深記者,一看特區政府官員的遣辭用句,就知道他們對中國政治缺乏認識。「香港國家安全教育課程框架」這個題目,可以被理解為「香港國家的安全教育課程框架」,若在文革時期發生類似事件,可以是死罪。我勸教育局上上下下的A.O.官員,趁現在還有機會,趕快退休移民吧。再遲一點腥風血雨的政治鬥爭,不是你們這些在港英殖民地時代囤養的官僚能駕馭的。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本來這些課程框架沒有甚麼好討論,更毋須爭辯,為免子女接受奴化洗腦教育,最好的應付方法是退學。不過,細看內容,倒覺得框架的寫手還是有點幽默感,可作一哂。據説,初中中史課程包括,認識「秦始皇時期香港已是中國版圖一部分」,而歷史科則要求學生理解「香港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的事實」。這兩種說法是有分別的。前者意味著「到了秦始皇時期,香港才是中國版圖一部分」。秦始皇滅六國於公元前二二一年,放諸世界史而言,不是很古,埃及建造金字塔的年化是公元前二千六百年(主流説法),那才是真的古。
翻查春秋戰國到漢朝的文獻,從未見「香港」一辭。教育局的説法好像是在秦朝的時候,香港是一個重鎮,有重兵駐守。假如秦始皇泉下有知,香港教育官僚如此大膽篡改歷史,必定處以極刑,例如腐刑。那時沒有「香港」,但與秦漢分庭抗禮、趙佗的南越國倒是有的。廣州有南越王墓。我們現在身處的香港,公元前二百年,可能屬於南越國呢。
為免浪費時間,我們從秦代跳到鴉片戰爭。課程的「學習元素」是:「認識英國在香港的管治措施:透過教授鴉片戰爭(1840-1842),以及戰後英國割佔香港並實施殖民管治的歷史」。「割佔」是奇怪的用辭。要麼説「割讓」,要麼説「侵佔」。但一説「割讓」就穿崩了,因為主詞不是「中國」,而是滿清帝國;至於「侵佔」,則未完全講出事件的經過。香港島被侵佔後,滿淸沒有光復香港,而是和英國佬簽署了「南京條約」(當然是「不平等條約」)。為何「學習元素」連「不平等條約」這麼重要的題材都忽略了?
我再重複:在現在的政治環境,歷史知識辯論是多餘的。中產家長講多無謂,行動最實際,立即辦退學、移民手續,當然不是移去大灣區,而是殖民宗主國英國或美帝或強硬反華的澳洲。拔萃學校登報紙廣告全級招插班生,也被陶傑拿來調侃一番。我倒是樂見呼籲多年的小班教學,今天成功爭取。最理想的小班教學人數是一個老師對兩至三個學生…
有左膠會質疑,只叫中產家庭移民,那麼基層/無產階級家庭就要接受「國安教育」嗎?左膠不明白無產階級學生的學習態度:左耳入,右耳出。任何在學校學過的東西,考試之後就還給老師,所以沒有影響。
香港國家的安全教育很好,我舉腳贊成。
梁錦祥

The post 梁錦祥:「國安教育課程框架」與名校學生大逃亡 appeared first on 癲狗日報.